【靖苏】血浓于水(5)下

“蒙大哥,”梅长苏轻声说,“接下来,你要跟我一起假装,这是景睿的血。”

“景睿?!”

蒙挚一惊讶,嗓门难免便提高了些许。梅长苏赶紧示意他噤声。

“景睿在,怎么早没想到他呢?”于是蒙挚压低了声音又问。

——在他看来,自己没想到属于正常,可梅长苏没想到,就太说不过去了。

“景睿不在。”梅长苏一边说着,一边在杯口涂抹着血痕,让它看起来自然一些,“所以,是要假装他在。”

“……假装?”蒙挚觉得胃疼。

“你看,你也不知道他不在,对吧。他和豫津是在筵席开始后不久就离开。但景睿身份特殊,不想声张。提前一天回京的也有不少,所以大胆一点想,知道他行踪的本就不多,就算有些人知道他今天走,也不会确切清楚,是什么时候走的。”

“所以……?”

“所以可以模糊一下时间。就说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了景睿,取了他的血,而他现在还是已经离开了。”

“那你拿这杯子掩着盖就是为了……”

“毕竟主帐近旁还有别人,稍稍做个样子罢了。”

“可我怎么觉得这么悬呢?”

至少,比你江左梅郎以前的那些奇谋,听上去要悬多了吧。

“这种事,只要血是我的,必然就会说得越多,破绽越多。倒不如推给他。反正他现在不在,无从对证,时间一长多数人也就忘了,就算有人别有用心去问,只要我事先跟景睿打好招呼……”

蒙挚勉强点了点头,可眉头刚松开又重新皱了起来:“不对啊!你怎么解释,你自己胳膊上这道口子?”

“……嗯?”梅长苏愣了愣,“谁会闲着没事,扒开我袖子看?”

蒙挚怀疑地看着他。

于是梅长苏马上明白,他是想到了萧景琰。想到被蒙挚知道了自己和景琰这回事,倒让梅宗主不由耳后一热。

“我也很快就走,去追景睿。”

“等等!你是说你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蒙挚眼睛本来就特别有神,这一瞪就更像一对铜铃一样,“然后留下我一个,给你圆场?”

“蒙大哥,你从小就对我好……”

“少来这套!”

蒙挚可记得,上次在九安山,梅长苏误服了忘忧草,自己就被萧景琰按头审了半夜……好不痛苦!

——为啥吃错东西的是你俩,倒霉的却总是我这个“大哥”?

“只要糊弄过去眼下……”于是梅长苏只好说,“等回到金陵,无人之时,我,自然会跟陛下和盘托出。”

“真的?”蒙挚挑起半边眉毛看着他。

“我保证……蒙大哥,江湖救急嘛,你就再帮我一次?”

他的目光一时竟有点像小时候惹祸之后的样子。

蒙挚长叹一声:

“……受不了你。”


小半个时辰之后,几位跑到林子里扎堆烤野味的王爷,总算被找了回来。

然而他们赶回之后,萧景琰虽仍昏沉,却已无明显异状。

蒙挚说,是梅长苏找到了萧景睿,用了他的血。而萧景睿毕竟是陛下的表弟——然后他继续绷着脸面无表情地讲,然而萧景睿本来就要提前离开,所以已经走了。之后苏先生发现他不小心掉落了莅阳长公主亲手做的的平安符,于是追去他们投宿的客栈了……现在只要等太医煎好药,给陛下服下,就没事了。

——不要在意细节啊王爷们。求没事。将来让陛下自己收拾他,好吧?蒙挚一边扯着谎,一边在心里细碎地祈愿。

好在王爷们见陛下无碍,就没有深究。何况这种时候应该深明大义一点,就算想再多问,也怕被误会成因为烤野兔吃到一半被叫回来,心中不愉才找茬问东问西了。

也就只有言侯,不发一言却目光深深,显然心中有惑——但以他的性子,自然不会随便开口。


又是小半个时辰之后,萧景琰醒来。脑子仍有些沉,却已无大恙。

众人向他简述了事情的经过。

然而仓促之间,梅长苏有一点没想到的是,虽然常人在病情严重、意识不清时所遇到的事,到醒来后多数会忘记,可萧景琰长年军伍,体格自不同于常人——更比自己要好过许多。

所以醒来之后的萧景琰,还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在喝过腥甜的血后,身体稍稍好了些,然后……似乎就拽着那微凉的小臂,吮着伤口……做了不少……亲昵的举动。

虽然到底做了什么,他记不确切,但肌肤的触感和欲念的翻涌,隐隐约约还是有些印象的。

而众人说,是喝了景睿的血……

于是萧景琰自然就以为,是萧景睿亲自跟梅长苏到了帐内……而他自己,是对着景睿做了那些事,并在昏沉混乱之中,把景睿……当成了梅长苏。

不对啊……他当时……好像还,喃喃叫了长苏的名字?

难道是因此,景睿太尴尬,没等自己醒来,就走了吗?

……那长苏呢?平安符真的不是借口么?

萧景琰心中慌乱起来……

自己当时到底对景睿做了什么……

——梅长苏又为何离开?

-------


嗯陛下想歪到这里……也是宗主万万没想到的23333

(所以陛下知道真相之后愤怒值+max,也有这个原因啦。

给无辜中枪的景睿点根蜡烛

评论-82 热度-657

评论(82)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