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36)

剧情又超出预算了……_(:з」∠)_

所以先肉着吧,掉马还是得再等下了 0 0

---

帝王的手指修长而有力,扣住了他的肩膀,唇舌却已经贴到了那白皙的颈间。

“咱们什么关系,有什么不能说的,嗯?”

梅长苏向后仰了仰脖颈,眼睛微微眯起:“陛下,你记不记得那日,我说你若出了门,就再别回苏某的……”

“草榻。”萧景琰说着,顺手解下他的衣带,“所以现在没在你榻上啊。”

“……”

“你要是没意见,以后每次都不在你榻上,也是可以。”


(36)


他故意压低了声量。熟悉的音色紧贴在耳边,带着点湿热的蛊惑,足以让听者不由自主地面容发烫、身体发软。

可再心动再情动,梅长苏也不想就...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35)


终于成功把鹿茸太子打包丢出去了,开心.jpg
上一章真的不是拉灯,他们在很正经地商量国事,没那啥,嗯,这章开始才是XD


-------------
……
两炷、或者三炷香的光景之后,梅长苏缓缓舒了口气。
“陛下以为如何?”
“卿要将计就计,有没有考虑过,”萧景琰瞅着他的发梢微微出神,“去趟刑部?朕看那天牢……”
这当然不是当真。事实上连萧景琰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奇形怪状的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
梅长苏听得僵了一僵。
“陛下。”片刻之后他才开口道,“你对蔡荃蔡大人……怎么看?”


蔡荃蔡大人……
萧景琰的眼前浮现出一张刚正不阿的脸。他轻轻哼笑了一声,就什么歪念邪想都没有了。
“当然,陛下本来也只是随口一提。”梅长苏道,...

花式翻飞作死记(34)

于是,苏哲与北燕私相往来的证据被天子掌控、雷霆一怒而如何如何的流言,很快就像春日的柳绵一般,洋洋洒洒飘满了偌大的金陵。

至于如何如何究竟是怎样的如何,那版本就太多了。

新帝自东宫即位以来,手段颇为雷厉,为政亦颇得人心;何况成为太子誉王两虎相争局面下出人意表的最终胜利者,他的形象本身就带着些许传奇色彩。这样一个君王,对于心怀异胎的臣子,定是眼不容沙,更何况,苏哲这人的心思和目的,本就难以猜测。

有人言之凿凿,说陛下一直介怀此人先前与誉王不清不白,这次是新账旧账一起清算,然而忌惮江左盟的势力,这才把人暂且软禁在太学。也有人说,怕是早已不在太学,而没声没息地转移到了别处囚禁起来——然而江左盟并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33)

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都还在,好开心><


---


之后的几天,梅长苏称病未朝,甚至没有出现在太学。

苏宅的大门,紧紧关闭,几乎无进无出。

他在暗中给北燕的不速之客设局下套,萧景琰心中多少明白,却还是渐感气意难沉。

——然而到底,还是慕容固更沉不住一些。

终于在第五天,大梁天子和北燕太子会面了。北燕那边一鸣惊人,献上厚礼,然后客客气气地提出,想把麒麟才子带回燕地。


---


慕容固选择的时机,虽谈不上朝野百官大庭广众,却也好歹是国宴。

毕竟是新帝登基以来,与这个并不安分的邻邦皇室的第一次正式接触。所以,虽不是于朝堂之上,而是在宫苑之...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三十二)

补个上章链接><

 http://whenacornfall.lofter.com/post/1d6a150e_c46a2f2


最近比较……一言难尽,更速不好说,但不会坑的

---------


“臣自……”梅长苏接着说。本想说自己解决就是。可是想到昨夜的连环祸事,又生生改成了,“自有解决之法。”

可萧景琰一听,也同样想到了昨夜……

“什么解决之法?”他的脸变得有点白。

梅长苏干脆去看墙壁。

萧景琰克制了又克制,还是没有压住邪火:“就是说,卿宁可去寻别的解决之法,也要朕走?”

梅长苏本就不自在,这一听,抑郁也堆热了上来:“说做不下去的也...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三十一)

呜呼。

梅宗主内心哀叹一声。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飞流在这个时候出现,实在是个意外。

可要说后悔没提前做好飞流的保密工作,却也实不尽然。

一来以飞流单纯的头脑,教他撒谎只怕弄巧成拙;二来以景琰对自己的信任(想到这里,梅长苏小小地惭愧了一下),只要自己说了生辰的日子,景琰也不会再找飞流去问。三来么,却是当初景琰朝他问这个问题的时机,确实有点特殊……

后来他一觉睡过去,就揭过了这茬,没想萧景琰却一直放在心上。——若非萧景琰一直放在心上,也就不会有这一串九连环般的事故。

这大概就是现世报。

果然萧景琰脸色一下就不对了,手头的事也当即放到一边,眉头都顾不上皱,就抬头紧紧地盯住飞流。...

【靖苏】花式翻房顶作死记(三十)

好久没写手都生了233,开头是上章的结尾……

(上章地址:http://whenacornfall.lofter.com/post/1d6a150e_bde9e05)

河蟹内容不知道会不会被吞,一会儿弄个外链。

----------

“长苏。”他压低了声音,手指停在梅长苏衣襟的领口,解开一些,手指微微颤抖,却又缓缓拢上。

梅长苏抬眼去看他,尽量压抑住其他任何多余的反应。

“答应朕,你要听朕的。和我一起……忘了他吧。”

梅长苏本来被吻得迷迷糊糊,一听这话,却又晕得迷迷糊糊。

忘了它……忘了什么?

可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想啊,分明是你自己在出神,在不作为,在三心二意……

景琰的手...

【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飞作死记(二十九)

还把上章结尾写得墨迹的地方改动了一些,是加黑字体。

之后尽力让节奏快一些,握爪。

现在三次元又忙又没精神,有时候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也很着急,只能希望不会太低于预期了。然而最近精神状态也真的不是很好……也请有些妹子,说话或催更的时候尽量体谅一下心情吧TAT,真的不是夸大其词,强打精神比单纯的精神低落要难受多了。

也是因此梅边后续一直没想好怎么写。以前还能在东跑西忙的间隙构思一下剧情,现在干完手头的事也只剩两眼放空头脑也放空了。所以才把难写的先放一放,真的没想坑,求求别问我还记不记得XX了之类的……我自己花那么多时间写的东西,谁对它的记忆会比我更深呢?

8.26又有考试。考完了大概...

233333

悲伤(不)的事情是,霸道梁帝大概只存在于宗主自己的脑海里……


小绿毛外苏里愣:

对不起我手欠……草稿流略粗糙,慎……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接好排列组合!排列组合脑洞来自 @粥豆豆包 的“暖男水牛表哥,耿直的靖王殿下,霸道的梁帝陛下”x“仙仙梅宗主,荡漾的苏先生,小野猫林殊”

也可以水平翻转下试试让苏先生先说话也许会有惊喜?【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