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36)

剧情又超出预算了……_(:з」∠)_

所以先肉着吧,掉马还是得再等下了 0 0

---

帝王的手指修长而有力,扣住了他的肩膀,唇舌却已经贴到了那白皙的颈间。

“咱们什么关系,有什么不能说的,嗯?”

梅长苏向后仰了仰脖颈,眼睛微微眯起:“陛下,你记不记得那日,我说你若出了门,就再别回苏某的……”

“草榻。”萧景琰说着,顺手解下他的衣带,“所以现在没在你榻上啊。”

“……”

“你要是没意见,以后每次都不在你榻上,也是可以。”


(36)


他故意压低了声量。熟悉的音色紧贴在耳边,带着点湿热的蛊惑,足以让听者不由自主地面容发烫、身体发软。

可再心动再情动,梅长苏也不想就...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33)

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都还在,好开心><


---


之后的几天,梅长苏称病未朝,甚至没有出现在太学。

苏宅的大门,紧紧关闭,几乎无进无出。

他在暗中给北燕的不速之客设局下套,萧景琰心中多少明白,却还是渐感气意难沉。

——然而到底,还是慕容固更沉不住一些。

终于在第五天,大梁天子和北燕太子会面了。北燕那边一鸣惊人,献上厚礼,然后客客气气地提出,想把麒麟才子带回燕地。


---


慕容固选择的时机,虽谈不上朝野百官大庭广众,却也好歹是国宴。

毕竟是新帝登基以来,与这个并不安分的邻邦皇室的第一次正式接触。所以,虽不是于朝堂之上,而是在宫苑之...

[靖苏]花式翻飞作死记(三十二)

补个上章链接><

 http://whenacornfall.lofter.com/post/1d6a150e_c46a2f2


最近比较……一言难尽,更速不好说,但不会坑的

---------


“臣自……”梅长苏接着说。本想说自己解决就是。可是想到昨夜的连环祸事,又生生改成了,“自有解决之法。”

可萧景琰一听,也同样想到了昨夜……

“什么解决之法?”他的脸变得有点白。

梅长苏干脆去看墙壁。

萧景琰克制了又克制,还是没有压住邪火:“就是说,卿宁可去寻别的解决之法,也要朕走?”

梅长苏本就不自在,这一听,抑郁也堆热了上来:“说做不下去的也...

【靖苏】血浓于水番外篇——小金球历险记(梅长苏线)

纯洁的飞行物:

亲,可还记得《血浓于水》中翻船沉江的小金球?

全年龄向(?)游戏脚本版《血浓于水》番外《小金球历险记》出炉!

剧情接《翻船记》,争取给小金球一个归♂宿。

纯洁的飞行物本想搞个阿缅被打捞出来以后和靖苏一起3P幸福生活的结局,故事磕磕绊绊中断无数次后哭着表示只要有腹黑宗主在,小阿缅想HE大大的难!

勤劳的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在旁边握紧小纯洁的手:都是我的错!达令使劲啊,使劲~

大夫冷漠脸走来:签吧,保大人还是……(电视剧看多了)

开头共通线

“皇帝绝对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生物,有价值时叫人家小缅缅,用不着了立马翻船无情。”...

【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鹿茸作死记(二十七)

所以鸽主这到底是正功还是负功呢?2333


(二十七)


梅宗主花式翻鹿茸作死记


萧景琰走到蔺晨身后的时候,这位琅琊阁少阁主,竟正在优哉游哉地拨弄一只圆滚滚的白鸽的羽毛。

他这样怡然自得,至少,长苏的病情该是并无大碍吧……萧景琰暗自想。

感觉到萧景琰来了,蔺晨回过身来,甚是随便地打了个招呼。

“哟陛下!”

招呼过后,还用一种十分潇洒的姿势,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萧景琰有点火大。不只是因为这独特的见驾姿势,还因为,他记起昨夜几乎就是在庭院中的这个位置,蔺晨同样轻松带笑、还神神秘秘的,跟飞流提起过慕容……

可他又顾不得火大。

“长苏到底...

【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马甲作死记(二十六)

(二十六)


空的?

萧景琰愣神片刻,才反应过来,食盒为空,是何等意味。

一双鹿眼豁然睁大。盯着梅长苏瞅了半晌,才喃喃道:“你……你是以为……”

可他不说倒还罢了,这一恍然,再一停顿,还有这不可置信还有点不知所措的神情,却把梅长苏心中那些自己都不愿承认的、近似于委屈的情绪,如春水生波一般地激了出来。

是啊,连梅长苏自己都觉得,景琰如此反应,自己该当释怀才是。可怎么就反而更觉得委屈了呢?

只要瞅着萧景琰的肩膀,就想靠得再严实一些。

……如果能让景琰短时间里不动也不说话,事后还不记得,该有多好。那样的话……

不,等等。梅长苏直想像晏大夫那样,给自己扎上几根针,才好清醒一下。

这...

【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飞不死记(二十五)

……啊为了今天能更,这章比较短……嗯糖也还没完233


(二十五)


此语一出,梅长苏果然有所触动,迎上了他的目光。

两人一对视,就各自有些异样的感觉,以至于梅长苏忽略了,靠在这水牛的怀里抬头看水牛的眼睛,是多么与梅宗主气场相违和的事。

看他如此在意那御膳里的兔子,萧景琰心里还是一硌,却接着说下去:“今天是你生辰。母后又送了点心来,所以想到给你带来。但,你我昨夜今日,龃龉颇深……要说朕对你没有怨怼,也是虚言。”

梅长苏听得脸色微白,目光落在萧景琰外袍的纹路上。

“但毕竟是你生日,所以,朕才没有亲来。而是叫战英挑几样御膳,送到苏宅……”

然后就空了?

梅长苏不动声色地想……这...

【靖苏】梅宗主花式翻碗作死记(二十四)

并没有翻(喂。

算是个小糖吧,下章大概有大糖,但死还是要继续作下去的!

---------

(二十四)


在萧景琰感觉敏锐的时候,他的判断一般都没有错。

梅长苏确实是在装睡。先前不过郁火攻心而已,吐出去了大半,又被晏大夫施针驱散了小半,所以他昏迷得并不深。

事实上梅宗主恢复知觉的时候,晏大夫不过刚刚离开。他甚至模模糊糊地听到了老人家关门的声音。随后就感觉到了身下的衣料,以及耳侧的温暖。这温度让他觉得熟悉而可靠,于是往里钻了一钻……

却仍有种怅然若失的空虚感。这之后,才如水墨晕染一般,由点到面地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来。

其实从内心深底来讲,自从萧景琰额头带着汗,再次赶来...

【靖苏】梅宗主花式滚滚翻翻作死记(二十三)

柜子?陛下表示他并没有犹豫要不要打开……

因为耿直如陛下,当时只顾着看宗主,根本就忘记可以打开柜子了……(坑爹的松鼠。

以及,装睡算不算新的作死技能?


- - -

(二十三) 


萧景琰这样想着,凝视着梅长苏的脸。

这个人即使是在昏睡,都像在浅眠一般,让他有种错觉,仿佛稍微动一下都会惊扰到他。

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只是错觉。鬼使神差地,缓缓伸出手来,抚上那人的眉梢。

可指尖刚触碰到皮肤,萧景琰就停滞了动作。

他不能忘记昨夜亲眼所见的图景……

如果真的是慕容搞的鬼,那就算他在北燕是太子,在大梁,也别想轻轻松松离开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