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44)

履行承诺,赶在了周末更新……


前面几章的大略情节:“梅长苏”蛊毒生效,景琰不得不和壳子XXOO的时候,宗主又短暂地回到了壳子里,并且为了让景琰对壳子产生足够的提防,他在过程中掐住了景琰的脖子,又试图去拔匕首假意行刺,然而匕首是空的……景琰强制他把XXOO进行完了。


上文


他想既然此时这件事对两人来说都是折磨,当然是越快终结越好。而梅长苏被绑住双腕又被压制住双腿,自然也抵抗不得。

可他只要看见那张他所眷恋的脸上的神情……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抽身出来,把梅长苏翻了个身,捞起他的腰,深深地冲撞起来。

用这样的姿势承受,梅长苏自然更不好受,可也真的无从施力。越是希望...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43)

预警:和上更一样,有强制肉描写,不适的妹子请慎入


上更是昨天半夜的,但有只作死的松鼠一开始没放外链,于是被屏蔽了一整夜,今天早上才恢复。这样可能看漏上文,于是贴个

上文地址


然而这次还是不想链……= =


挽断罗衣

(2)


两人的目光,终于直直对上。

梅长苏的眸子里闪过短暂的释然,像是花瓣拂落到水面所滑过的涟漪一般,转瞬即逝。

这份心情其实是真实的。可萧景琰看在眼里,自然就成了别的意味。

比如听天由命,无可奈何。

“你真的变了好多。”于是萧景琰突兀地说,目光虽有些恍惚,声音却沉沉如铁,“若是以前的你,我哪有防备之机。”

这样...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42)

预警:本节有少量强制性八字母描写,不算激烈,但介意的姑娘请慎入


?事实证明想要挑战阿撸之火眼金睛,简直就等于作死。乖乖外链👻

长微博

汤太冷


可这一放松,梅长苏到底把握住可乘之机,辗转到了靠墙一侧,那堆散乱的衣服边上。

萧景琰目光黯下去,看着他伸手到衣服下面,抓住那只萧景琰贴身的匕首。

若他方才真的是昏迷,从未偷偷睁眼,便是绝不可能,记住这匕首的位置的……

梅长苏稳住心神,集中意念,控制自己的手,猛然抽出匕首来——

把鞘之下,却是空的。

萧景琰苦笑一声:“我本来真的不想防你的……长苏。”

------------

其实发现匕首是空的的时候,宗主的心情是……欣慰的...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41)

相知按剑(8)


外链 长微博

汤什么时候热

这个细小的变化,萧景琰只当是摇晃所致,梅长苏却终于惊喜地发现了它。

适才百般努力,总算有所收获。

然而,短时间里,再怎样集中精神,却也最多延伸到手腕和小臂,而无法活动更多。

即使如此,也……够了……

于是抓住机会,集中精神到腕掌指尖,缓缓收紧力道。

他知道,这样的身体状况和若即若离的控制里,再怎样用力,也不可能造成任何实际的损伤,却也足够引起萧景琰的警觉……

然后,他在萧景琰的脖颈上,掐了下去。

……

他依旧无法睁开双眸,所以,也就看不到萧景琰在这一瞬的神色。

像是忽然,被迎面的霜雪,扑上了脸和眼睛。


万里山河在握,却挡不住哪怕一瓣梅花的坠落。


昨天更新里的配图,有GN说看不清景琰的部分,于是放大重发一下。是@沈放 GN为文配的画(好吧我知道圈不到)

不知原作结局后的景琰,是否也会在某个难眠的月夜,形单影只地徘徊到哪棵梅花树下……

【要是收集多少个同人HE就能换回原作HE该有多好……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9-40)

这种单方面的肉(的准备工作)……并不会香……吧。

这次更新比较长(我想写到宗主回到壳子再更,然后我发现我写了近五千字=  =然而还只是刚回壳子),有回忆杀,可能有虐。这个看个人感觉了,我觉得还不算太虐,其实还有点不太像糖的糖……


 第十章

相知按剑

(6)


夜已沉了大半。

衮州一带,夜深时分,每每气冷风多。这处偏殿虽被其他楼宇围簇得相当严密,却依旧有料峭凉风钻进来,窸窸窣窣地叩响窗檐。

寒意披覆于身,渗入肌理。

萧景琰蓦地想起,在这样的天气里,金陵的苏宅,总是要生个火盆的。

——即使已是春天。

可为什么那段回忆想...

唔……解释一下壳子和壳子君的区别(。

壳子是一个没有SIM卡的手机,宗主是原装的SIM卡……本来呢只有原装的SIM卡才能让手机运作起来。从七年前到现在壳子一直处于无卡状态中。而壳子君……并不是塞了一个新的SIM卡,而是强行连了个WIFI信号,这样壳子也可以上网了。然而当他远程把WIFI开关拔了,壳子就没反应了……

这样解释大概比较清楚?壳子君从没有出现在壳子身体里,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所以不是渡魂不是夺舍不是那类东西啦……)

这是学校里发现的土拨鼠。它一直冷漠脸看着我没反应……后来我凑近它,手机离它的脸不到十厘米,它依旧
没反应……(视频现在没法传上来嘤嘤,截个视频的图)……总之我的心情,差可与此时的陛下相类(喂。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8)

第十章 

相知按剑(5)

这时萧景琰还背朝着床榻,不知人已醒来。而梅长苏在帷帐的位置上,却看得清清楚楚。

一般来说,罪念再深的人,在初初醒来之时,目光也约略是迷茫而无害的。可眼前这个人,当真是甫一睁眼,甚至还没看到门边的萧景琰,眸子里就流露出某种温润而古怪的恶意。

不知三皇五帝以来,人世间曾有几人,有过亲眼看着自己躯体在自己意识之外活动的体验?又会有几人,在这种时候的感受,是宁愿那躯体从一开始就烟灭灰消?

那人缓缓侧了头,看见萧景琰在,却没有分毫惊讶,也没有出声。稍待片刻,他起身动了一动,却似乎是察觉到躯体的异样,皱了皱眉,眼中短暂地浮现出一个嫌恶的神色来。

看来催动引蛊...

【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7)

“也是没想到,然后你居然真的就没劝。”蔺晨感慨道。

这时梅长苏已经回到自己寝处,并不意外地看见少阁主又一次当了“梁上君子”,从屋檐下翻进屋来。

“怎么会没想到。”梅长苏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纵是忧急在心,我也从不做无用之功。”

“唔。”蔺晨斜靠到墙壁上,面露凝重之色,想了一会儿,也必须赞成,这件事在萧景琰看来与长苏性命攸关——那么当此之时,一切言语劝诫,都像是羸弱易断的蚕丝线,再也无法束缚住他了。

然而蔺晨摇了摇头,又道:“至少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找个别人——你别说你没考虑过。”

“……”梅长苏低头,心不在焉地旋转着茶杯,“陛下怎么可能同意。”

“那你呢?”蔺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