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番外篇——小金球历险记(梅长苏线)

纯洁的飞行物:

亲,可还记得《血浓于水》中翻船沉江的小金球?

全年龄向(?)游戏脚本版《血浓于水》番外《小金球历险记》出炉!

剧情接《翻船记》,争取给小金球一个归♂宿。

纯洁的飞行物本想搞个阿缅被打捞出来以后和靖苏一起3P幸福生活的结局,故事磕磕绊绊中断无数次后哭着表示只要有腹黑宗主在,小阿缅想HE大大的难!

勤劳的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在旁边握紧小纯洁的手:都是我的错!达令使劲啊,使劲~

大夫冷漠脸走来:签吧,保大人还是……(电视剧看多了)

开头共通线

“皇帝绝对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生物,有价值时叫人家小缅缅,用不着了立马翻船无情。”

圆润的小金球在江底缠着身边的水草哭诉:

“多少天了也不来捞我,都不想我吗?他是不是有更好的目标了?我看他上次得了那副铁铐后对我的兴趣就大大降低了……”

“那啥,等下啊,”“泥沙插话了:“你不说你是治病的吗?”

所以为啥有铁铐?咋会冒出铁铐?铁铐治啥病的啊啊啊~~~

“还有那个那个,那个人,小船翻掉的那刻你们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他轻轻一笑,一手软软地搂住陛下一手优雅的将我抛弃,好可怕啊。”

“新来的你不要信口胡说,我大江左民风淳朴热情奔放怎会有这种……!”

江底众突然陷入一片沉默。

“好吧小缅,你摊上大事了╮(╯_╰)╭”水草伸出手臂揉揉小金球。

(漩涡预警)

鱼妈妈带着鱼苗们匆匆游过,七嘴八舌的抱怨:“什么鬼,气象预报有说是漩涡天吗?”

不对啊……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江底巨石轰隆隆的吼:

“江亲们!次元壁被怨念之力打破了!”

选择A “那是啥?能污吗?”

选择B “别管那么多,大家有什么心愿快来许。”

诶看错了吗?一根细长且分叉的神秘黑影从时空夹缝中挤了进来。

江底群众感慨地:“哦,又出现了,好纯洁啊~”

阿缅天真无邪地:“那是啥?能污吗?”

BE 1 永沉江底。获得成就——你知道的太多了。

阿缅天然地:“别管那么多,大家有什么心愿快来许。”

选择正确,游戏继续。

阿缅的灵魂突然自由了,他四下张望,看到自己圆润萌动的身体依旧静静卧在江底。

小金·阿缅·球,刚满周月,理论上不可能修成灵体或者元神或者别的什么听起来很高大上的玩意,他还只是个宝宝。

但是他突然就高大上了,虽然不合逻辑,但是可喜可贺!等等,他的本体还在江底沉着!难道他注定做一只孤魂野鬼?

所以,现在……(此处为路线分支,请存档)

选择A 找梅长苏,一夜奸情百夜恩啊。

选择B 找萧景琰,他好像对自己最有好感。

选择C 找蔺晨,是他给了我生命~~

选择D 流浪流浪~~~流浪~~~~

选择A

系统:您开启了梅长苏线,注意随时存档——

阿缅凭借记忆飘到靖苏榻边,这个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琢磨着该如何跟梅长苏搭讪。

——宗……

梅长苏头痛欲裂的挣扎起身,枕边浅眠的那人也随之坐起。

萧景琰:“怎么了?今天的感觉还是不大好?”

“嗯。”梅长苏闭目靠在萧景琰怀里,脑中回想刚才光怪陆离的梦境。

——宗……主……

前些日子落江,梅长苏多少受了点寒,好在火寒毒已清并无大碍,只是睡得不大安稳,且每晚多了个幻听的毛病。

——宗主……

若是幻听,这也未免太清晰了。

——梅宗主~你们不能这样啊~~带我回去呜呜呜~~~

可以确定就是在呼唤他,但见不到人,也听不到声音,简直就像……

梅长苏重新躺了回去,仅在内心默默应声:

——阁下何方神圣,何不现身一见? 

皇帝陛下仍然寸步不离的守在宗主身边,这可难办了。

选择A 现身就现身!怕你们不成!

选择B 这是梅长苏线,先把陛下支开再说!

选择A 现身就现身!怕你们不成!

 “长苏小心!”

“等等陛下,我我我是……哇!!!”

BE 2 大半夜的不要现原形。

废话!当然得支开!你还想同时攻略俩?!

梅长苏静待片刻后,谜样内容直接传至他脑内:

“咳,有话想与宗主单独谈谈,在那之前我显不了本体。”

“……”

按照志怪小说的套路,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用意念和自己交流。

太扯了!梅长苏黑线之,但转念一想,长毛挫骨拔毒解毒的经历也是很扯,于是接受了。

萧景琰替梅长苏掖了掖被角,不放心地又掖了掖,直到把梅长苏包成只粽子,露出只脑袋看着他。

萧景琰:“还是请晏大夫来看看吧?”

梅长苏摇摇头,又用额头蹭了蹭萧景琰的手心。

萧景琰被这个多年未见的亲密小动作弄得手心心口既暖又痒,他拭去对方额上的虚汗,轻声问:

“小殊想要什么?”

“景琰,还记得小时候我生病的时候吗?”

回顾琰殊CG

记得,太记得了。小时候的林殊身体好得连佛牙都比不上,加上榛子酥过敏总共就病过三回。

在那屈指可数的几次里,萧景琰如临大敌,忙前忙后,小殊嫌药苦,他就带甜点,小殊没胃口闹着要吃景琰做的东西,他亲手熬了汤来一勺一勺边哄边喂。

梅长苏也想到那些事,眉梢眼角便含了笑意:

“你那时熬的茯苓鸡汤,竟比静姨的手艺还要好。”

萧景琰并没觉得自己的厨艺赛得过母亲,这茯苓鸡汤也是小殊喜欢他才私下缠着母妃学的。

“可是……现在?”

“现在也不是很晚嘛。”梅长苏遥望窗外繁星点点。

“你已经……”

“吃过晚饭也不影响喝东西。”

“而且……”

他看到一只闪闪发光的梅长苏露出了一个比金陵城最明亮少年还要明亮的笑容。

 “好多年没法喝你亲手熬的鸡汤了,不知为什么今晚就是特别的想,景琰~”

全程围观的阿缅:……

跟人类比起来,自己果然too young too simple

送走晕晕乎乎步伐不稳的陛下,梅宗主理好衣襟,淡定爬起:

“请现身吧。”

这是重大的抉择。

阿缅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在梅长苏面前变成一只巨大化的缅铃显然是行不通的,还是变成他熟识的人形比较好。

熟悉的铃声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让梅长苏条件反射的想找个书架去推一下。

“……不好意思,我以为用密道的铃声做出场音乐你会喜欢。”(配铃声)

听到这实体化的人声,梅长苏呼吸一窒,感觉真的不大好了。

选择A 变成萧景琰

选择B 变成少年时代的萧景琰

选择C 变成蔺晨

选择A 阿缅变成萧景琰

霸道帝王邪魅一笑,攻君气场呼之欲出:

“长苏,我是景琰啊,快来一发暖♂暖♂身♂子♂”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接着露出玩味的神色。

一道白光过去,世界归于平静。

小金球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没的。

BE3 不作死就不会死。

选择C 变成蔺晨

“长苏我是月月,快来让我检查一下身体!”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接着露出玩味的神色。

一道白光过去,世界归于平静。

小金球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没的。

BE3 无奈的看着你:你怎么还在作死。

阿缅沉吟良久,决定变成少年时代的萧景琰。

真正的萧景琰虽不在场,但毕竟人还在附近,直接变成他的样子岂不冒失?

出于某种不可描述的缘由,你有能力看得见梅长苏的内心,也吸收了梅长苏和萧景琰的全部记忆,你甚至知道一个连萧景琰都不知道的小秘密,就是梅长苏经常会梦见少年时代,而那些梦中最常出现的,是一位红衣少年。

眼前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圆眼,薄唇,鼻梁高挺。

少年可怜兮兮的看过来,眼中大写的泫然欲泣。

看起来还算讨人喜欢,但梅长苏的头疼得更厉害了。

除了脸颊更圆润点外,这分明就是十几年前少年萧景琰的模样!

少年汪的一声就哭了,一头扎进梅长苏怀里嘤嘤不止:

 “阿苏~~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

梅长苏彻底碎了一地,又镇静地将自己拼回原状。

这少年黏在身上就不动,梅长苏想推开他一点,却暗呼不秒,他浑身酥麻异常,内部的温度也越来越高,险些发出不堪的声音。

“你……究竟是什么……?为何用了多年前景琰的……”

 “因为我还是个孩子啊宗主~~也只能长这么大了……哎呀……哎呀呀……”

闪着寒光的匕首抵在了少年喉边。

“说重点。”

“不是吧,这种地方你预备这种东西?”

本质为灵体的他当然不惧怕人类的武器,直到他下一秒瞄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显然是梅长苏为他提前准备好的。

“别别别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少年哇哇大叫起来。

梅长苏本想多放几句狠话,无奈双腿不肯配合越发绵软,只得拼命压抑下喘息的冲动:

“你把景琰怎样了?”

选择A 小殊你说什么呢,我就是景琰啊!

选项B 长苏,春宵一刻值千金哪~

选择C 我哪有把他怎么样!被你支走了呀!

选择A“小殊你说什么呢,我就是景琰啊!”

 “景琰……”

梅长苏怔怔望着他,神色渐渐变得柔和。

连适才冷漠如刀锋般的气场,也随匕首的撤离散去了。

就在这闲人免进的时刻,少儿不宜的时刻

龙卷风呼啸而过,萧景琰去而复返,怒气冲冲地拎起阿缅的脖领………

*&~@#¥·(此段过于暴力,省略若干)

阿缅在便当前,看到了真正的景琰是如何向宗主证♂明自己才是景琰的。
然而,看到一半他就咽气了,他,死不瞑目——

BE 4 COS有风险,代入需谨慎

选择B 长苏,春宵一刻值千金哪~

记忆里固执又温暖的少年,此刻浮出和外表不相称的诡异笑容:

 “长苏,春宵一刻值千金哪♥”

梅长苏脸色骤变,太过奇异的滋味让他不适时宜的想起从天牢被接出的那一晚。

阿缅小心拨开颤动中的匕首,放大胆子将头再次靠入梅长苏怀中,得意的感受到梅长苏颤抖的倒吸一口冷气。

“阿苏~~”

一阵龙卷风……*&~@#¥·(此段再次暴力,省略若干)

阿缅,男,刚满周月。

他还没体会到什么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就体会到了第二个字:削

BE 5 调戏一时爽,事后……

“我哪有把他怎么样了!被你支走了呀!”阿缅欲哭无泪。

水草曾那么语重心长的教导他:

“遍识天下心机汉,俯首江左有梅郎。”

真理啊!咋就不听老人言呢!好不容易修炼出的灵体,就要灰飞烟灭了么?

“呵……”梅长苏盯着他,缓缓移开了匕首。

这小东西倒乖觉得很,虽为异类,似也并无恶意。

“什么目的,说……”

“闪开!”

迅疾剑风划过,梅长苏下意识后退两步,再也支撑不住,脱力的向后栽去。

话说被哄出门的萧景琰凉风一吹,沉浸在幸福中的头脑又渐渐冷却下来。

异常乖巧无比温顺的梅长苏……不对啊!事出反常必……那啥啊!

被梅长苏骗出心得的萧景琰越想越不放心,决定折回去看上一眼。

结果这一眼让他更不放心了。

梅长苏怀里贴着个比飞流还大些的少年,少年正哭得抽抽搭搭。

铁板一块的江左盟不应该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混进什么人!萧景琰心中一惊,来不及细想这诡异情景,已一剑虚刺过去,见梅长苏虚脱般的倒下,更是什么也顾不得,冲上前一把抱住。

“景琰……”梅长苏眼神迷离的唤他。

仔细查看一番后,他发现梅长苏并未受伤,只是气息不稳,面色绯红。

萧景琰目光不善的射向那灵活弹开的少年,立时大惊,思路朝着志怪奇谭的方向一路奔去,于是他搂紧长苏挺直腰板,将少年时看过的各路小说中道长台词回顾整理,厉声喝问:

“尔乃何方妖孽?!”

“陛下!你总算来了~·”

少年看到萧景琰,绽放出犹如见到亲人般的笑脸。

选择A 是我啊,我是小缅铃啊~~~为什么不来捞我!

选择B 陛下,我是过去的你啊!

选择C 我是来自未来的,你们的宝宝啊!

选择B 陛下,我是过去的你啊!

萧景琰石化了,大约0、000001秒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梅长苏手中匕首,刺向了阿缅。

在一片白光中,阿缅听到了来自系统的恶意:

你泡到魂进水了吗?那萧景琰会不记得这事?

BE 6 你咋不与太阳肩并肩!?

选择C“我是来自未来的,你们的宝宝啊!”

此话一出,萧景琰和梅长苏惊得连差点脱口而出的“滚”都喊不动了。

—————————一片寂静———————————

我的孩子苍天啊难道是父帅和母亲在保佑我吗不过话说回来孩子是我生还是景琰生长苏和我的孩子吗不对啊他的身体能生吗啊可是想想还有点小期待呢别说这孩子长得像我一看就知道是谁的禾中……

见靖苏二人被震住,阿缅索性扯了下去:

“是的,琅琊阁蔺少阁主,在未来帮陛下和宗主研制出了生子药!”

阿缅:艾玛我真是机智!锅甩给蔺晨不能再正确!反正蔺少阁主不管做什么奇怪的事也……

哇啊救命~~~~~~~为什么~~~~~~~~~

BE 7 作者有说这是ABO吗?!

少年看到萧景琰,绽放出了犹如见到亲人般的笑脸。

“是我啊,我是小缅铃啊~~~为什么不来捞我!”

“………”

“………”

梅长苏有点后悔,方才怎么就没刺下去。

“我的名字叫阿缅,在一个风和日丽金光漫天的黄道吉日,伴着悦耳的铃声诞生在琅琊山琅琊阁,嗯宗主你能不能先放下那个?”

萧景琰安抚的按按梅长苏的手,又面无表情看着这喋喋不休的球精。

 “在无数黑暗的长夜,我独自躺在小木盒中,思考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意……”

………………半个时辰后………………

萧景琰按按自己有点疼的头,怀里的梅长苏颇为专注的看着少年眉飞色舞的脸庞。

“所以,你本体还在江底沉着?因沾上长苏作为宿主的精气有了一定修为,在江底不堪寂寞灵体独自跑出,为了化出实体还盗用了我的外形?”

“嗯嗯差不多~”

一言以蔽之:成精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差评!退货!

“陛下,宗主现在余毒已清,人家没有功劳也有大功劳啊!您不是一直打算收藏我吗,我知道您最擅长下水捞东西了……”

听到“收藏”二字,梅长苏刚缓和了几分的脸色又冷下去,萧景琰尴尬的咳嗦两声:

“此等怪事,叫人如何相信?”

说实话萧景琰信了大半,但不知为何,他突然下意识的想要否决这点。

少年二话不说的刮过梅长苏的手臂又身法奇快的弹开。

………………

萧景琰手忙脚乱的搂住软成一团的梅长苏,脸上表情变换了几轮,最终定格成和善的微笑:

“也好,我们这就去捞你的本体吧。”

“……景琰,太晚了,天亮再说吧。”梅长苏拽了拽他衣袖。

萧景琰一愣,低头看看梅长苏,发觉他眼神比刚才更迷离了。

“好。”萧景琰毫不迟疑的点头。

“长苏要休息,你先出去一下。”

“陛、陛下,我离开本体太久了!再离宿主太远怕维持不住,我道行不……”

萧景琰淡淡的曰:“那就回归灵体形态。”

“可是我没实体,咱们交流起来多不方便啊。”

你杵在这里才不方便!

选择A 求助梅长苏

选择B 求助萧景琰

阿缅寻思萧景琰以前还挺器重自己的,挣扎了下:

 “啊?陛下你们要睡了吗?带我带我!我专业的啊!”

砰的一声,阿缅被丢了出去。

从此,阿缅的灵体再也无法靠近水牛陛下和江左梅郎一步,本体永远留在了江底。

Bad End 8 江左的夜风,好冷。

梅长苏有好半天没释放杀气了,阿缅决定冒险求助梅长苏。

阿缅那酷似水牛,哦不,酷似少年萧景琰的眼里登时蓄满泪水,梨花带雨的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默默转过头,以轻不可见的弧度牵了牵嘴角。

萧景琰牙根有点痒,想叫这小子别用他的脸做这么丢脸的表情,太有损他在长苏面前的形象。 

“这张脸让人看到的确不好解释。”

梅长苏呻……沉吟片刻,见阿缅心有余悸,将匕首收进一旁的木盒。

“还是留在房里较稳妥。”

萧景琰觉得这很不妥,可梅长苏开始喘息轻颤起来。

阿缅被简单粗暴的拎到角落里背对着他们丢下,萧景琰又在少年周围顺脚划了个圈。

 “今晚不许踏出这圈,否则我不会捞你。”

然后大踏步转身,不由分说将梅长苏捞回到榻上,纱帐落下。

选择A 哼,不出就不出 

选择B 凭什么!欺负球族!

你选择了B

你走出了安全区域。

这画面太美你还想看

但你的生命已经走向了尽头

世间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此。

假如上天能够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希望……(您的服务器已断开连接)

Bad End 9 朋友,你听说过镇山河吗

不出就不出,哼╭(╯^╰)╮

这是根本没把他当人类好吗!

阿缅蹲地画圈……

好吧,的确不是人类……

春宵帐暖,人影交叠。

“景琰……景琰……”

渐渐的,梅长苏有些吃不消了:“你今天怎么格外的……啊……”

萧景琰埋头不语,用更坚决的实际行动回应了他。

选择A 非礼勿言

选择B 指导他们

本着严谨的教学态度,阿缅认为很有必要给这俩新手车夫上一课。

“陛下,照这个弄法宗主很快就到了,太短了吧?”

“………”

“宗主,你别光顾着哭啊,主动多夹陛下几下,唉不勤加锻炼怎么行~”

“………”

“再深一些,对,左侧。”

“………”

“嗯嗯,快到了,宗主啊,你最里面是什么样,他都不知道,我知道~”
“………”

“当初他进去你最深的时候,我比他还……!!!!!!”

BE 10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的小金球

选择非礼勿言

非礼勿视

非礼勿听

阿缅对墙蹲地继续画圈圈。

梅宗主最后到底睡了过去,确切的说,是昏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

萧景琰早早支开闲杂人等,端了亲手准备的爱心早膳进了屋。

太阳当空照,酥酥对我笑♪

不知是不是完整继承萧景琰记忆的缘故,阿缅对人类食物的气味敏感度高得惊人,闻到鸡汤香气就望眼欲穿巴望着锅不放。

萧景琰无视了一脸憧憬的阿缅,将茯苓鸡汤盛到碗中,殷勤的扶起梅长苏:

 “尝尝看,味道可还和从前的一样?”

梅长苏带了丝促狭的笑意:“景琰,我还病着哪。”。

萧景琰一秒领悟精神,舀起一汤勺亲口试过温度,就着抱抱的姿势送到梅长苏的嘴边:

“小殊张嘴,啊~~”

阿缅:………囧rz||||||||||||||||||||||||||||||||||||||||||||||||||||||||||||||||||||||||||||||||||

人人人人人类的世界太可怕了,阿缅真的不是很想懂。

他饿T T

萧景琰欣慰的放下空碗,满心愉悦地给自己也盛了碗。

梅宗主温柔的看着吃得幸福而专注的陛下,看到过瘾才想起屋内还有个准生物存在。

阿缅扒拉着桌子盯着小锅,圆圆的眼睛闪闪发亮,让梅长苏想起少年时和景琰一起外出打仗间隙,每次偷偷打来野兔之类两人一起偷烤时,景琰也是这种期待万分的表情。

梅长苏柔情万缕的伸出手去……

阿缅也豁然开朗的伸出手去……

Pia!!

从没在吃饭时走过神的萧景琰残忍的打断了这美好的画面。

 “灵体还吃什么东西!有没有操守?”萧景琰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这是歧视,赤裸裸的歧视。

你们这些人类,动物植物一起吃还当面虐待珍稀小灵体,就很有操守吗!?

阿缅不开心,然而他不敢说,郁闷的小模样看得梅长苏忍俊不禁,顺手舀起一勺汤喂进阿缅口里。

萧景琰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鸡汤竟然变得如此难喝。

吃完和谐安宁的早饭,阿缅冷不防听到了梅长苏一句:

“打捞你本体上来之后,你会……?”

(双结局分支,请存档)

选择A 可以像以前一样3P了哟~

选择B 我就可以变回真正的我了。

神常说:看,那只flag,又成精了。

老司机·小阿缅·金觉得很有必要斟酌好说辞。

选择A 可以像以前一样3P了哟~

梅宗主的脸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在一瞬间红了。

萧景琰的脸色却先红了一下,紧接着彻底僵硬了。

梅长苏心虚的看着萧景琰。

小金球无辜的看着这二人。

萧景琰委屈的看着梅长苏。

小金球更加无辜的看着这二人。

脑电波:景琰你乱想什么呢!我当然也喜欢现在的你!

脑电波:小殊我什么也没想啊……反而你从小就喜欢吃鲜肉胜过腊肉,唉岁月……

脑电波:……萧景琰你!!呵,呵呵,好,我问你,梅长苏和林殊同时落入江中,你先救谁?

脑电波:你别闹了= =||||||||

阿缅:“那、那个,到底啥时候捞我……”

萧景琰和梅长苏仿佛没听到一般,眼中只看得见对方。

也就在这时,阿缅发觉他无法感知到梅长苏任何脑电波了。

那两人近距离互相凝望,目光痴缠交错,而后,相视而笑。

阿缅明白过来了,因为这俩此刻什么都没想,自然收听不到任何心声。

梅长苏:“景琰是最好的。”

萧景琰:“你也一样。”

阿缅:“……那个……”

萧景琰轻吻梅长苏眉心:“半个月了,跟我回去吧。”

梅长苏:“……好。”

阿缅:……

结局一 你是最好的

恭喜您达成成就——被主角彻底遗忘。

结局一的小彩蛋

同样的星空下,白衣少年悠哉的仰卧在湖边草地上。

“景琰,你说十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啊?”

红衣友人认真思考了半响,接着一本正经的答道:

“像皇长兄……不,还是应该像林帅那样的吧?”

林殊在草地上打了个滚,翻过身去。

虽然被好友戏称为水牛,但萧景琰对周围人尤其是林殊的情绪变化相当的敏感。

“不对吗?”

“也不是,就是偶尔觉得,能够预见到的未来有点无趣。”

那时他们年少轻狂,理所当然的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没有丝毫预感。

萧景琰对好友的跳跃思维早已习惯,他默默想着:

十多年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依然在一起,这样不好吗?

“挺好的,因为水牛是不会变的。”林殊没回头,但萧景琰知道他笑了。

选择B 我就可以变回真正的我了

“好,现在就去!”

萧景琰应得爽快,他本是坚毅果决之人,无论何事只要下定决心,几百头牛都拉不回来。

梅长苏微怔,下意识脱口而出:

“景琰,江水尚寒,何必如此急躁?”

梅长苏的战力>几百头牛。

哦,小殊说不去就不去吧……那怎么行?!快让这家伙滚回本体别再顶着我的模样分宠迷惑酥酥了!皇帝陛下内心一缕黑烟激动的飘着。

是啊,那怎么行!灵体游荡在外,本缅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何日才能修成正果?

“这边好歹是我江左地界,过后我会让下属……唔……”

阿缅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景琰娴熟的封了梅长苏的唇。

昨夜的记忆如火苗般被点燃,烧飞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萧景琰就这姿势将人摁回榻上,又意犹未尽的撩了两下:

“梅宗主安心养病,此等小事自是交由朕办。”

阿缅被戴上遮脸的斗笠,萧景琰带着他直到江边才取下。

没了梅长苏在旁,一人一灵之间的气氛终于融洽了一点。

“为何想到用这个样子?”

“这是宗主在心中藏了十几年的影子,这样他不至对我生出敌意……吧。”

萧景琰心头一震,同时涌上的甜蜜和钝痛也不知哪种更多些。

“陛下?陛下?”他听见少年时自己的声音唤他回神:

“您说话算话的是吧?一定会捞我上来的是吧?”

“……君无戏言。”萧景琰嘴角微微勾起,纵身跃入江中。

结局二 生命的轮回

“景睿,此番出使大梁邻国关系重大,辛苦你了。”

萧景琰挥手屏退左右:“还要多辛苦你一件事。”

他亲手将一只小盒郑重其事地交给萧景睿。

景睿迷茫的低头,才见这盒上贴满了符文。

“陛下,这是?”萧景睿不解。

萧景琰一脸莫测:“此物不祥,你出国后找个地方……扔了吧。”

萧景琰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越远越好。”

小金球:“我哪里不祥了?!!喂喂???喂!!!!!”

就这样,小金球被带出了大梁国境。

翻过高山,

越过河流,

来到遥远的北燕,

这里夏季凉爽,春日短暂,冬天有炕烧。

这里生活着好多萌萌的梅花鹿,有着圆圆的大眼睛。

有些小攻的角上还长了鹿茸。

这里距离大梁很远非常远特别远。

萧景睿认为此地甚佳。

就挖了个坑,把小盒子埋了。

老人们常说,在这片神奇的黑土地上,

只要种下一只小金球,

第二年,就会长出更多更多的小金球。

漫山遍野,叮叮当当。


啊~~~生命的轮回~~~~


Normal Bad End


恭喜通关!

没错您通关了!

(抱头)不要打!

敢走宗主线的阿缅没魂飞魄散就不错了!

松鼠说:如果小金球本体也拟人化,应该最接近这个样子:


好了,我们琰琰线再见~(如果还有的话)



评论(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