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宗主花式翻着水牛作死记(二十八)

现在的更文速度我很抱歉,三次元的原因……

想写肉渣然而好像还没写到,算是只有点肉味……吧,先发出来

 

(二十八)

 

从目瞪口呆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之后,蔺晨决定三十六计,那什么为上。

不仅那什么,还把房门从外面锁了个严实。

这回轮到蒙挚目瞪口呆了:“少阁主,你这是……”

“蒙大统领,别叫任何人靠近过来。你自己最好也离远点!”蔺晨心有余悸地说,“不然后果自负啊。”

“出什么事了吗?”蒙挚赶紧问。

“没出!”蔺晨淡定地收了收袖子,并在心里补充了“才怪”两字。

“我再回药房,去搞一剂药就好。”他说着,拍了拍蒙挚的肩膀。

当然要药,要败火的药,以及某些作料的解药。至于药弄好之前,长苏屋里会发生什么,蔺少阁主表示,他不敢逆睹。

蒙挚似懂非懂,只好退了几步,小心周防。

却不知,蔺晨刚走到他视线之外,就搓了搓手,然后仰头望天而干笑起来。

虽然发展和预想有些不同,可俗话说苍天饶过谁……换句话说,不就是活该么!

 

事实上,梅宗主在把药汤吞咽到腹中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

不仅因为这碗汤与其说暖胃不如说烧心,更因为,他想起明明蔺晨昨夜才提醒过,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鹿茸之类无异于火上浇油。

他方才竟忘了。可想起来之后,却没有收手,反而抬头,一饮而尽。

以梅宗主的作风,这当然不是自暴自弃,只是潜意识在作祟——

大概正如蔺晨所说,火寒毒真的入侵不浅……让他想要把自己变成一大团着了火的棉花,丢到萧景琰的身上去。

好吧,说到底还是因为知晓了,那空食盒不过是阴错阳差,而景琰即使在产生那样过分的误会的前提之下,也依然在意着自己。心里面空出来的那一块,便骤然被填满,满得都有些沉了,沉得都想故意,不,是不介意,就这样把自己交给景琰。

那么景琰会怎样解决呢……

反正他自己在萧景琰面前很少失态,那么就偶尔失个一回两回又如何?反正事态闹成这样,罪魁祸首当然是蔺晨那个自作主张的家伙。而景琰……景琰,气人归气人,这一天下来,估计也被自己气得不轻。不只是气,还吓了一把。

但说实话,在这样的误解之下,景琰还能如此,也确是世间难得了。

不,应该说他的景琰,本就是如此……

而他心中又本就已有些愧疚和感念,有蔺晨背锅,便更想顺水推舟,不知算是放纵自己一次,还是补偿萧景琰一回。

 

然而,被补偿的那位,却毫无接受补偿的自觉。

不仅没有自觉,居然还皱起了眉头。

“蔺晨什么意思?”萧景琰没有看梅长苏,却盯着门口,“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梅长苏已经觉得自己呼吸都和平时不一样了,听他竟还在关心这个,就更有点不满:“难道陛下,还希望他留下来?”

萧景琰一愣,以为梅长苏还在为“疑忌”而多心,忙解释道:“也不是怀疑你们要对我不利,只是觉得有点怪——”

他这才发现,怪的不只是蔺晨的表现,还有梅长苏的脸色。

“你怎么了?”

梅长苏错开目光,瘦削的指尖却攥住了被子的边缘。

“先生?”

梅长苏调整了一下气息:“臣怎么了,陛下看不出来么?”

……看不出来啊,萧景琰担心地想。他好像从没见过长苏这个样子,呼吸算是勉强正常,可目光却是如此不对劲……好像带着水汽,却又好像温度很高,就像是温泉水一样。不,一定是想错了。

“你身体不舒服?”

萧景琰恍然,又有点慌了。

梅长苏却比他更急。他显然并不知道,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

一只关键时刻竟不开窍的水牛。明明拿犄角顶人的时候,挺能戳中要害的啊。

这样郁闷地想着,他却差点忘了,眼下两人处在怎样僵持的关系里。

然而梅宗主并不想投怀送抱,更未曾思考或尝试过,如何不动声色地……行类似于勾引之事。

他志向岂在于此!

然而现在……又好像很需要这个技能……

好在,萧景琰靠近了一些,又近了一些,然后伸出手来……

却只是摸了摸他的额头,

“是很烫。”萧景琰自语道,“你稍等,我这就去把蔺晨叫回来!”

他边说边起身,梅长苏想拽住他,却捞了个空。

然而萧景琰几步走到门边,才意识到,门竟被锁住了。心下正莫名,一回头,竟见梅长苏已自己坐起身,那望向自己的表情……

那表情……他没花眼吧?

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萧景琰赶紧走回去,这一次,却刚凑过手去,就被一把抓住。


(自感这段写磨唧了,下次更新的时候重新修一下)



评论-86 热度-429

评论(86)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