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鹿茸作死记(二十七)

所以鸽主这到底是正功还是负功呢?2333

 

(二十七)

 

梅宗主花式翻鹿茸作死记

 

萧景琰走到蔺晨身后的时候,这位琅琊阁少阁主,竟正在优哉游哉地拨弄一只圆滚滚的白鸽的羽毛。

他这样怡然自得,至少,长苏的病情该是并无大碍吧……萧景琰暗自想。

感觉到萧景琰来了,蔺晨回过身来,甚是随便地打了个招呼。

“哟陛下!”

招呼过后,还用一种十分潇洒的姿势,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萧景琰有点火大。不只是因为这独特的见驾姿势,还因为,他记起昨夜几乎就是在庭院中的这个位置,蔺晨同样轻松带笑、还神神秘秘的,跟飞流提起过慕容……

可他又顾不得火大。

“长苏到底中了什么毒?”

萧景琰一个字也没多说,就盯着蔺晨问道。

中毒?咦?这水牛陛下,竟知道了长苏体内的毒么?

蔺晨想了想,便明白,多半是晏大夫说漏了嘴。于是他眨了眨眼睛,做出个苦恼的样子,摊了摊手。

对于现在这样的梅长苏,他虽然颇有破戳破假面的恶意,却还不大想去当那个戳破真相的恶人。

尤其考虑到,梅宗主是个记仇的家伙。

再尤其考虑到,最近几天,因为抓夜枭有功,飞流好容易不给自己过泼水节了……

“陛下为何不问长苏自己?”蔺晨于是折了个中,暗示道,“难道是长苏脸皮薄,难于启齿?”

难于启齿……脸皮薄……

萧景琰的神色更加僵硬,拳头也在身侧死死攥紧。

果然……是那种毒!

当此之时,驿馆里正在喝茶的北燕太子殿下,无来由地,打了几个大大的喷嚏。

这金陵城的春天,气候有点古怪啊——慕容并不知道,在金陵之主的脑海中,自己已彻底被碾作了一地齑粉。

 

而萧景琰依旧直直地盯着蔺晨。

在他的定义里,这是个相当难对付的家伙。虽然心里想着要撬出实情来,脑子里却也清楚,若硬去逼问,恐怕他编造个说法,自己也无从查证真伪。

于是压下心头愈盛的火气,同时也把声线沉了下来:“那你总可以告诉朕,昨夜长苏那般——那般种种,是否,皆因毒所致?”

蔺晨眼珠悄悄转了一转。

昨夜……哪般种种?

是了,昨夜这俩人吵了一架,水牛陛下自己尥蹶子走了……留长苏一个人大半夜跑院子里吹凉风,合着就是因为,不满意长苏“那般种种”?

蔺晨几乎要翻一个白眼。

长苏最近,也无非就是就是,荡漾一点。竟让这陛下不满了?

哦对了,鹿茸。昨夜长苏是拿了鹿茸……蔺晨瞥了萧景琰一眼。莫非他自己乱“用药”的时候……被你撞见了,你就生气了?

要是常人见到爱侣那般模样,总该心旌摇曳,扑上去饱食一番。

可这水牛仁兄,竟气走了!

……呵,假正经。

大梁皇帝是个假正经。喜欢的是不食人间烟火那一款……

也难怪长苏,案子早都翻了,还拗着性子装样子。

蔺晨这般想着,嘴里丢出去一句“陛下明鉴”,心中却起了另一番盘划。

 

在病人最需要纾解——最需要援手的时候,病人的家属,居然在吃一根鹿茸的醋。

既如此,就把你的情敌,炖给你吃吧。

反正鹿茸乃壮阳之药,切碎了炖个汤,熬上一熬再加点别的材料,那就是琅琊阁特制,纯天然无污染、更无副作用的……催情药啊。

给那水牛陛下喝了,让他设身处地一番,亲自尝尝欲火交焚的滋味,再看他还顾不顾得上嫌长苏浮浪!

蔺晨一边搞着鹿茸片,一边如是想。

这样才能,好好地,治一治那火寒毒嘛!

既帮长苏解了眼前之困,又给这水牛陛下上一课。

冲这份大功,日后还不得好好朝江左盟,再敲上一笔?

他想得正得意,却冷不丁地,被人一个箭步上来,抓住了手臂。

“果然是你!”晏大夫吹胡子瞪眼,气呼呼地说,“趁老夫不在,就偷老夫的鹿茸!”

“……”

蔺晨放弃了狡辩,并报复性地把“别的材料”加得更多了一些。

 

这碗加了不少该加和不该加的作料的鹿茸药膳,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方才炖好。

于是当蔺晨推开梅长苏的房门时,看到的景象,就是梅长苏已经又一次醒来,并且沉默地靠在皇帝陛下的肩膀上。

“……”

梅宗主不着痕迹地挪开了身子,并且用目光命令蔺晨赶紧走,别忘关上门。

然而蔺少阁主不为所动,端着药碗,走到床榻边上。

萧景琰皱了皱眉:“还要让先生继续喝药?”

并且继续昏睡?

可是,长苏刚醒而已,还没跟他把话说明白啊……

“不不,”蔺晨连忙摇头,“这是给陛下的,想来陛下也许久未饮食了?”

“朕不饿。”可萧景琰也想把蔺晨尽早赶出去,所以这样答道。

然而他又确实,自从太学回来,就气得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偏偏就在此时此刻,龙肚极不给面子地咕了一声。

蔺晨没忍住笑了。

梅长苏也觉得蔺晨异常,便往那药碗里瞅了一眼,看到丁点未过滤干净的鹿茸片渣,顿时就心虚不已。

这蔺晨,看热闹不嫌事大,看来是定要让景琰明白过来……让自己没法做人了?

好在萧景琰看上去并没有胃口,而且蔺晨笑得过于和善可亲,以至于萧景琰认定他不怀好意。

“就算怕朕饿,阁主又为何要送药汤?”

难道朕的身体看上去不够好,需要滋补吗?

“陛下用过之后就明白了。”

梅长苏脸色更白了。

“有话不妨直说。”萧景琰不悦地瞅着蔺晨,“拐弯抹角,非要怂恿朕喝这东西,却又是何居心?”

就在这时,梅长苏觉得体内那火寒毒,好像又一次发作了上来。

脑子里忽然糊糊的,却眼见蔺晨嘴角动了一动……便怕他真要不再拐弯抹角,而有话直说了。

于是火气上头,反而对萧景琰道:

“陛下何言‘是何居心’?还怕臣宅中之人,要谋害陛下么?”

“朕哪有此……”

“陛下既如此疑忌,臣为陛下试药便是!”

说着,倒不知是那点委屈再度升腾,还是单纯想把那点鹿茸毁尸灭迹,梅长苏径直从蔺晨手中夺过碗来,仰头喝了下去。

蔺晨目瞪口呆。


----

大家不要误会2333,这汤就是让火更旺身体更燥更想要的(喂)

并不会反攻啊什么的呀XD,宗主表示更想让琰琰扑上来,可为什么……

(后续消音)


评论-102 热度-501

评论(102)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