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翻滚滚作死记(二十二)

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正好就跟boss请了个假><


(二十二)

萧景琰听得一懵。

可就算一时摸不到头脑,他也能感觉到,梅长苏的情绪十分不对劲。

“我是说,”他于是补充道,“还好你还没走。”

他赶路赶得急,可真到了梅长苏面前,反而觉得口拙。又或者是因为心里还横塞着那个梗,所以体现在语言上,也就仿佛如鲠在喉。

何况,这对梅长苏而言,已是于事无补了。

梅长苏苦笑了一下:“陛下何须如此。圣意何如,有这食盒在……臣也不是不知趣之人。”

这食盒……萧景琰心里一紧。他果然是看到那食盒里的烤兔肉,方才如此这般……

“那兔子——”他匆忙解释道。

可刚说出几个字,自己先顿住了。

他发现梅长苏的脸色真的很苍白,而且全不似往时。——往时即便有所愤怒或伤怀,也不是现在这般……眼神空浮缥缈,好像在看他,又好像根本没有……

到底在想什么?一只兔子而已,不过是那慕容送来的……就至于让你如此?

萧景琰看得心疼又憋屈。

梅长苏却又一次无缘无故地笑了。

还在说兔子……

竟还在计较那莫名其妙的兔子……

“陛下厌恶它,让它消失就是。”梅长苏轻轻地说,“厌恶臣,臣也可以消失,只是……”

只是我还不至于轻贱自己的性命。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是我爹拼死让我活下来……

这时想到林燮,他心头突然一阵强烈到难以自抑的绞痛和酸楚。他着实不愿萧景琰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匆匆背转过身去。

可萧景琰看见了。

就算以为自己看错了,可直觉先于情感,情感又先于思考,让他几步冲过去,下意识地抓住了梅长苏的手腕,绕到对面……

然后,萧景琰就呆住了。

他看到梅长苏的眼角,分明湿润有泪。

这么短的时间啊……竟……

可梅长苏几时当着他的面哭过?

 

梅长苏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在一瞬间失去控制。

他已经隐约感觉到,大概是哪里出了什么偏差,景琰也并非绝情之人。可身体内部仿佛有一个枢纽,好像自从见到萧景琰亲自前来,就有些情绪,开始往不可知的方向塌毁。

他并不愿倚靠任何人,但萧景琰,又确实是他在这世间最本能的倚靠,和最深刻的眷恋。

猛然意识到萧景琰正吃惊地凝视着自己,他挣开萧景琰的手,快步往回走了几步,几乎想要回房把自己锁起来,更想要把人赶走。但他以什么立场来赶一国之君?

萧景琰感到了刺伤,但他更感到了梅长苏的失常……

“你别这样!”情急之下,萧景琰一时也忘了心中的芥蒂,把他拽回来,“它们还在宫里好好的!……我这就叫人带来,还你!”

他说得急切,以至于口齿都有些含混不清。

什么……

什么还在宫里好好的?

梅长苏收住脚步,脑子竟一时转不过来,只愣愣看着他。

看着他……

体内拱着和蹿着的那些冰火交织,好像忽然就被凝固……

偏偏就在这时,刚刚在门口跟丢了陛下的甄平,朝这边赶了过来。

蒙挚紧随其后。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沉到了远山的背面。

火寒余毒一时又汹涌起来。

意识到自己被萧景琰拽住的失态之貌,竟被他二人撞见……梅长苏喉头兀自一甜,一下推开萧景琰,扶住树干,猛咳起来。

萧景琰睁大眼睛,看到零星的暗红色,从他指缝里淌出。

这半年来,病情渐渐稳定,梅长苏本再没有咳过血。

于是此情此景,让萧景琰瞬时就慌了,一把将他搂到怀中,声音和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你……这是?”

又突然惊醒,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忙转头喊人找大夫……

而晏大夫,却已被黎纲先一步叫来,气喘吁吁。

梅长苏感觉到他手掌和怀抱的温度,心里也不知是一松,还是随之更紧,意识却沉沉地陷了下去……

 

萧景琰把梅长苏抱到卧房,在榻上安放好。

晏大夫赶走多余人等,沉着脸为他小心施针。

施完针后,大夫舒了口气,擦掉额头的汗水:“没大事。过会儿醒了就好。”

可他这样说着,却用更加阴沉的脸色,直视着萧景琰。

萧景琰被盯得有些局促。

“病情不都好多了吗?”他追问晏大夫道,“为何又会……”

“好多了,陛下就不上心了?”晏大夫瞪他。

可怎么觉得,这话听着像是为宗主讨要什么呢?

于是老人家黑着脸,扭过脖子去,又道:“也没什么。火急攻心。毒血吐出来,总比憋着好多了。”

“毒血?!”萧景琰马上听出重点,一情急,不由抬高了音量。

晏大夫无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毒血当然是指火寒毒。可说出火寒毒,几乎就等于说出了梅长苏的身份。所以这一年来,从来都是说痼疾旧症,而未提毒字。

可大夫的本能就是说真话。晏大夫也想不出该怎样替梅长苏圆这个谎,干脆就哼了一声岔过去。

“老朽去熬药了。陛下不介意的话,在这儿守他一下吧。”

说着,晏大夫气呼呼地提着药箱离开了。

 

萧景琰怔怔看着榻上的梅长苏,缓缓坐到旁边,让他枕在自己臂弯里。

他看着梅长苏宁静的病容,想着晏大夫的话。

毒……

这两日长苏反常,是因毒所致么?

难道是昨日,那慕容给他下了什么毒,或是什么药……才让他,让他……

如此,便真是朕......失察之过了。

 

- - - -

陛下陛下,现在屋里就你俩,你要试着打开柜子吗(狗腿状


评论-143 热度-585

评论(143)

热度(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