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再翻新篇作死记(二十一)

不会写哄哄蹭蹭怎么办……急,在线等QAQ

------------

萧景琰嫌车辇太慢,便叫了蒙挚,带几个侍卫与他一道骑马赶往苏宅。

赶得匆忙,便错过了急匆匆进宫的萧景睿。

却说萧景睿和言豫津,刚出苏宅,就决定分头行动。言豫津去求助言侯,毕竟父亲在陛下面前,说话的分量总重得多;而萧景睿则直接去求见圣驾,以求当面劝陛下改变主意。

景睿当时有些顾虑,不需要留一个人陪在苏兄身边么?然而梅长苏叫他们离开的样子,实在不像有回转余地;而苏兄又不像会一时冲动的人,何况苏宅内自有江左盟众守护,似乎不需担心。

然而他不知道,他和言豫津刚离开不久,就连黎纲也被梅长苏拨走了。

黎纲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在他看来,他们宗主这时的精神状态实在堪忧。

“我就想静一静。”梅长苏言简意赅地叫他走。

“属下陪您静一静。”黎纲梗着脖子不肯走。

“……”于是梅长苏微微笑了一下,安安静静地瞪着他:“黎舵主,这江左盟里,我说话还顶不顶用?”

黎纲心里叫了声苦。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他放弃了硬扛,决定在暗中盯梢——然后另叫一名属下,去请晏大夫。

不是一物降一物么?给宗主扎几针,让他好好睡一觉就不错……

 

然而黎纲刚走,梅长苏就虚软地倚在了树干上。

他当然没有忠直到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要当即遵从“圣命”的地步……

只是这副伤心又灰心、濒临崩溃的模样,不想让任何旁人看见而已。哪怕对方是自己最忠诚的属下。

梅长苏闭上眼。

眼前不是全黑的。能感受到黄昏的光。却几乎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

他本来,甚至没有打算活这么久。他本以为,只要赤焰翻案、只要江山归于明主,他就可以放心而无甚眷恋地,静待油尽灯枯,归于来处。

可以说是景琰让他活了下来。

也给他打开一片愿景,让他愿意以现在的姿态活下来。

但现在,它们好像破灭了。

毕竟,自己现在不是景琰的兄弟和挚友……而是他的谋臣,和情人。

那么,别说作为谋臣,即便只是作为情人,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言行,当然也是在挑战君王的底线。

……是啊,这一年来,恍惚如梦,他竟好像是第一次真正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他觉得应该相信景琰,不至于如此绝情,可来自于父辈又扎根于心底的那份冰凉的恐惧,却仿佛要压断他的理智。

呵……若是荀令故事,这个时候,他是不是该烧点什么?

可是稍作回想,景琰这一年来,从来与他面对面说话,或是叫人传话,也未曾有过书信往来。

竟是烧都无物可烧了。

每次带着食盒来,除了吃就是聊,除了聊就是睡……

想到这里,梅长苏觉得自己该笑一下,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早知如此,当初……

何不走得干干净净。

 

却说萧景琰,在他正要离开养居殿的时候,眼见列战英赶回来。

“那份烤兔,你是送过去了?”天子急急问道,“他也收下了?”

“回陛下……是的。”列将军回答。

“那他——”萧景琰顿了一顿。他看列战英的神色,就知将军腹中憋着话,“战英,你要说什么赶快说。”

“是。”列将军说,“苏先生看上去很低落。……苏宅那边,好像也在商议,要回廊州。”

“什么?!”

萧景琰心中正无比麻糟,一听这话,就更是乱了方寸。

他也没顾上理清先后顺序和前因后果,就自然而然地,觉得梅长苏是打开了盒子,见到那只兔子被烤成了菜肴,就……

于是,他当下就抓住一团懵的蒙挚,向苏宅赶去。

江左盟的行动力,萧景琰是清楚的。

若再不快一些,说不准,梅长苏就真的离了京……

然后又当如何相见?

就算心头憋闷无比,就算依旧觉得错在梅长苏,他也一定要赶过去解释清楚,并且拦住他。

——至于拦住之后又该如何,陛下却全然未及细想。

 

看着陛下额头冒汗,奔大门而来,甄平虽未敢拦阻他本人,却还是急匆匆跟上去。

蒙挚看势头古怪,便把其他几个护卫留在门口,自己紧随其后……

萧景琰是在花瓣纷飞的庭院里,见到了梅长苏。

那时梅长苏背对着他,望着往东南横斜的树枝独自出神。听到身后急匆匆的脚步,才回过头去。

萧景琰来了……来得这么急,料来是要收回成命。

可并没有喜悦浮上来,反而是酸涩更浓。

萧景琰看他站在不远处,形单影只的孤独模样,那身影仿佛能被风吹淡吹散,心头也跟着没来由地一酸。

可毕竟人还在……还好端端地在,总归是让他舒了口气。

“你……”萧景琰平复了一下因奔波而砰砰直跳的内心,“你还没走。”

他呼吸急促,话也说得颇为急促,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里的歧义。

梅长苏听得微怔,然后就很轻地笑了一下。

“所以陛下来此,就是要亲自……送臣上路么。”



评论-167 热度-558

评论(167)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