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江倒海作死记(十八)

哪个GN说的翻江倒海来着?(。


(十八)

萧景琰看着太后,回京以来不知第几次地愣住了。

太后说的“你们”,显然是他自己和苏先生。可太后身在深宫,又是如何得知他二人之间的“吵架”?

萧景琰迅速地回想了一下。他深夜赶往苏宅,带的是列战英和其他心腹护卫;午后前往太学,带的是蒙挚和其他心腹护卫。这里面并无一人口风不严,尤其他早已三令五申。更何况,他与梅长苏冷战的场面,实无第三人在场,太后又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他不会认为,以梅长苏的性格,会自己跑来找太后告状。何况长苏——苏先生,又有什么立场来找太后告状?

可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知子莫如母。何况慧眼如太后,当然知道他脑海中盘过这些念头,便摇头笑了一笑。

“为娘对你大多数朝事,都一百个放心,不多过问。可对我关心之事,若没点获知渠径,岂不愧对……”太后稍作停顿,“我的位置?”

“对我关心之事”……

萧景琰心里沉了沉,太后当然是关心梅长苏的,他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在太后隐约察觉他和梅长苏的关系后,不仅未曾为难,还再也未曾对后宫之事,加以任何规劝。

可眼下,太后的目的,莫非……

“你们到底为何事争执?”太后瞅了一眼他几乎没动的碗筷。

萧景琰沉默着皱了皱眉。他并没有对母亲说谎的习惯,也不想对母亲说谎。可他更不想说实话。

太后倒也不想从他口中逼问出什么。只用她明澈如水的眼眸端详着她的儿子,缓声说:“我记得,你上次后悔,就是因为不够信任他。”

“……是。”萧景琰声音更沉了。

所以我也在想,我应该信任他。

即使——即使他,绿……

萧景琰想起密道那蒙蒙冷冷的灰色,又想起苏宅寝居那昏昏暖暖的黄色……这些颜色在他心中铺展成一片深秋的草原,大雨将至。

这样想着萧景琰感觉极其糟糕。太后及时出声,阻止了草原的铺延。

“你提前返回金陵,是不是实际也和苏先生有关?”太后试探着问。

“我听人说,”萧景琰本来是想说,听说北燕太子随拓跋昊前来金陵,可是一想到慕容,实在心烦,于是改口道,“今日是他生辰,所以本来……”

可这句话,在太后听来,自然就成了“听人说今日是他生辰”,再加上对小殊生辰的固有印象,于是太后笑了:

“你这孩子,还是喜欢有话憋心里。想知道他生辰,自去问他便是。去问旁人,可不是会出岔子么?”

“啊?”萧景琰倒愣了愣,“是他自己说的今日啊……”

母子两个各自有些莫名,萧景琰却忽然警觉起来:“怎么,今日不是?”

好在太后足够机智,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我又哪里知道,还不都是听你说嘛?是你自己说得乱七八糟……看来你的想法,也还没有理清了?”

萧景琰低下头,算是默认。

“既然还没有弄清楚,就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太后循循善诱,“既然是他生辰,还是你登基之后他第一个生辰。那么,就算你们在为什么事争执,你也不能无所表示吧?”

“……表示?”萧景琰默然想,他们都吵成这样了,还如何表示?可他不仅气还没消,连颜面上也过不去啊……

“生辰可是一年一次。”太后看着他,“错过这一次,你要再等一年才能弥补了啊。”

萧景琰突然又有点置气。怎么母亲这么向着他?

可毕竟表现出了犹豫,太后抓准了转机:“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敢多管。但今天,我带了点心来,本来是给你的,你就给苏卿带去吧。说好,这是为娘给苏先生的贺礼,可不能不送。——至于你那份,你自己看着筹备。”

正在这时,列战英回宫述职,等在门口候命。

于是太后也不多留,也不当场胁迫,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

 

列将军进见之后,顶着陛下阴沉沉的目光,自也有些唯诺。

可萧景琰见到列战英,就想起列战英明明带人盯着驿馆,慕容还是出现在了太学,种种闷火堆积在一起,索性就把一切都推给了列战英。

太后的点心不能不送,他自己那份……

他朝自己没动的御膳指了指,让列战英看着装点什么,和太后的点心一并送过去,作苏先生生辰之礼。

——反正他自己是不想去,要是亲自见了梅长苏,他真不知自己还能做出什么来。

撂下这句话,天子径自离开,回到暖阁。暖阁里,还有两只兔子正等着他的“审查”……

而列战英,对着满桌佳肴,捶了捶酸痛的双腿,叹了口气。

他挑了几样精致的菜肴,觉得略显清淡。便又把正中央那只天子动都没动过的烤乳兔,也单独装了一只食盒……

然后,往苏宅送去。


评论-122 热度-459

评论(122)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