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桌作死记(十七)

梅长苏心里暗道不好,却平静地把兔子放回了地上。

“陛下原来还有杀回马枪的爱好。”

他似是苦笑,又似微带讽刺。

“朕也没想到,每次回来先生都在忆故人。”萧景琰径直走过去,抓住兔子的耳朵,把它拎到眼前。

那小兔子蹬起它的短短的后腿,挣扎起来。

梅长苏看着就觉得疼,也不由皱起了眉梢:“陛下要做什么?”

“北燕送来的东西,甚是可疑。”萧景琰面色冷冷,“朕带回宫严查,苏卿不会反对吧?”

 

(十七)

梅长苏闻言,低头沉默片时。

不过是一对初初见面的小动物,看着可爱,又勾起往事,这才有所亲近,要论感情,总不及对萧景琰的千万分之一。所以沉闷地激怒了他的,自不是带走兔子这一行为本身,而是萧景琰那针锋相对的语气和语意。

于是梅长苏径自笑了一下,抬起眼来,直视着当朝陛下。

“陛下是圣明天子,向来不喜赏罚分明。为何今日先是为难飞流,再是迁怒两只兔子……说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朕如何就为难飞流了?”萧景琰忍不住反问道。

难道朕就该安然自得戴着那顶——那顶东西,才不叫为难飞流么?他很想补这样一句,可又自觉即便补了也只是自寻没趣。“又如何就迁怒于——”

他说到一半,就感受到了兔子在他手中悲壮的扑腾。连天子气概都不知不觉被扑腾掉了几分。他弯下腰,把兔子丢回筐里。另一只赶快凑了过来,拿前爪搭到它耳朵上,仿佛它受了天大的委屈,需要同类的安慰一般。

梅长苏清清冷冷看着,又冷冷清清地说:“陛下这一番光火,就是因臣而起,这点自知之明,臣还是有的。既要严加‘审查’,审查臣便是,生灵弱小,敢问何辜。”

其实这句“审查臣便是”,对于此情此景而言,是个很危险的信号。可萧景琰只顾着气恼,而并没有捕捉到这个信号。

他反唇相讥道:“卿不是口口声声,自称无罪么?那朕哪还有审查之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梅长苏迎头回应,“何况我大梁帝王之家,这无中生有的本事,不正是一脉相承么。”

萧景琰被生硬地噎了一下,旋即感到更眩晕的一阵愤怒。他当然听出来,梅长苏这是连他爹也一并损进去了。不过他生气的原因倒不是亲爹被讽刺,而是他被讽刺成亲爹那样的人。

某种意义上说,萧景琰承认自己是个不孝的人。——他更希望,自己是个不肖的人。

“不就是为一对兔子?你至于如此。”忍无可忍,他连声音都再也镇定不下来,带着些许愤怒的颤音,直直盯着梅长苏质问,“你就这么离不开它们?就因为是北燕那位带来的?”

要是放在从前,萧景琰简直要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但如今,梅长苏这样呛他——可不就是为了这两只小小的白兔吗?

梅长苏看他失态至此,更有种岔气的错觉。

昨晚之事且搁到一边,那慕容固不过是不打招呼来了太学,不过是单方面态度亲昵了些许——他怎么就这样一口咬定,自己和慕容有苟且之事!又怎么就这样一心认定,连昨夜都是那慕容!

这简直是就在侮辱他梅宗主的眼光。

梅宗主是何等样人?看也只会看上你个水牛——又怎会瞧上慕容那绣花草包!

 

于是,或许传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君臣两个这样围绕着两只兔子话赶话,终于双双赶到了峭壁之巅。

梅长苏被逗乐般地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

“那陛下想多了。”

萧景琰依旧盯着他,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竟自己解开了自己的发冠。

长发顿时披散开来,而萧景琰,也全然陷入了僵硬的诧异之中。天子微微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臣说陛下真的想多了。”梅长苏不带任何语气地说,“那北燕太子,在臣心中早就是过眼云烟,何值一提。”

说这样的话,萧景琰当然听不进去。

他看着梅长苏散开的头发,心想他一定是会错意了。可他怎么火气更大了呢。

可梅长苏站定不动,接着说:“陛下若是不信,可知臣化名,为何姓苏?”

姓苏?萧景琰被这无来由的岔题,搞得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暴躁。……不是因为你名字最后一字?

可他知道梅长苏既这样问了,便不会是这个答案。

“臣大概从没说过,因为臣仰慕之人,便是姓苏。”

萧景琰眉头顿时锁了起来。

哦,又掺进来哪位神圣……

“苏秦。”梅长苏静如止水地说,“臣平生敬仰苏秦,只因他佩六国相印。”

这是个太过意外的答案。也是个太过气人的答案。

萧景琰咬住牙想了想,北燕,大梁,大渝,东海,夜秦……再加个南楚,好嘛,正好六国。

“宗主……还真是志向远大。”他再也忍不住,呛了一声。

“不敢当。”梅长苏似早就料到他的言语一般,当着他的面,抚了抚额前散碎的头发,“可臣无德,还不知自重,料来六国相印是了无指望。也就只好混上六国龙榻,以致敬先人了?”

“你……”

萧景琰这回当真是气到了五脏六腑都在冒烟。

“苏先生,甄平刚才送谁出去了,好面生啊!”

好巧不巧,蒙挚的大嗓门从门外传来。看来飞流是安顿好了,可这一嗓子下来,片刻的冷场中,萧景琰也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当然可以意识到,梅长苏说的不是真心话。这也不可能是梅长苏的真心话。可即使如此——

天子霍然走过去,推开了房门:“没什么。蒙卿,护朕回宫。”

“哦。”蒙挚愣愣地应了一声。更愣地看到了地上的草筐,还有梅长苏散开的长发。

……这是什么状况?

他的眼神提醒了萧景琰,那两只小东西的存在。

“把它俩带走。”他朝蒙挚命令道,又走到梅长苏身边,压低了声音,“什么东西,让你竟不惜这样说你自己……朕倒真要查上一查了!”

 

萧景琰走后很久,梅长苏面无表情地倚到了柱子上,重新系好了发冠。

恼怒之余,他还有点说不上来的懊悔。

刚才是怎么了……

梅长苏却不知,一路沉默的萧景琰,一样陷在懊悔之中。

他明白过来,梅长苏是在说气话。而且很显然,是气到极点的那种气话。

刚才是不是真的有些过分了?——可到底是谁更过分一些!

现在却带了两只兔子回来。……呵,两只小白兔。

那么一本翔地记,他翻十遍,都看不出玄机。何况两只兔子,身上又能藏些什么……

带它们回来,无非是——出于并不愿意承认的醋意罢了。

直到回到养居殿,对着备好的御膳,萧景琰依旧毫无食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料之外地,太后竟在宫女的陪伴中,走进殿来。

从来是他去芷萝宫向太后问安,今早也去了……太后却为何突然驾到养居殿?

太后气定神闲,屏退众人,单独对上儿子后,却开门见山:

“景琰,你们吵架了?”

-----------------

大家不要期待太后助攻

这文和血浓于水反着来的,太后帮的大概是倒忙233,当然太后也没想到会变成倒忙就是了……

下文小提示:你们还记得血浓于水里面,蔡大人的误会吗?

评论-121 热度-461

评论(121)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