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飞作死记(十四)

又要上班了,先把写了的发出来,假装自己有日更的好习惯……(喂

不想断在中间的妹子可以等下更一起看XDDD

(昨天更新的留言中有些问题还没回……下班以后和这章一起回复><!

----

 

江左盟对官民各路情报都广有搜集,所以梅长苏知道,庭生是当今天子私生的秘闻,这一年多来,在好事者的茶余饭后几乎就未曾断过。

可是经由北燕太子之口,用这样轻薄的语调说出来,还是让他有些愠恼。当下不动声色地退让了一步:“太子殿下如此说笑,便是不妥了。”

于是萧景琰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慕容贴到梅长苏耳边调笑了一句听不清的话,梅长苏听罢,身子避开一些,脸上也分不清是尴尬,还是薄怒……

慕容到底“说笑”了什么才让梅长苏如此?电光火石之间,萧景琰脑中就飞转过好几个版本。

“不过是个小儿,先生何必如此较真?”,“他重要还是孤王重要?”,“先生教训人的样子,最是让人心动”,“可先生昨夜在榻上,可没有这样板着脸啊”……

萧景琰没法再想下去了。而且他越想就越觉得,刚刚看到的梅长苏的神色,很像是先前他在自己偶尔悄声调情时的回应。这拿端正矜持来掩饰羞恼的模样,自有一番好看,自己甚至有时会故意逗惹他如此……可原来,他在慕容面前,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么?

另一边,梅长苏也暗生感慨,经年不见,这位六皇子缠人的功夫愈发深厚了。可不管他真情假意再怎么黏,梅宗主也真不打算再留他多生是非了,便铁心逐客,往门外叫人唤甄平来,又对慕容道:“殿下千金之躯,亲临寒处而无人护卫,万一有所闪失,我实在担待不起。这就叫人护送殿下回驿馆,若有旁事,且待宫宴再谈。”

慕容那俊秀的长眉一点点蹙了起来:“先生,为何这般见外?”

大抵,一句话招引误会,已算不得本事,句句都正中误会,才可当得起这位北燕太子的拿手绝学。他紧跟着又补了一刀。

“难道是今天心情不好?或是有所不便?”说着,慕容带着迟来的、来了反而更糟的怀疑,瞅了萧景琰一眼,“那孤,会再找机会来见先生的。”

萧景琰的脸色,便顿时又黑了几阶。

 

终于,梅长苏成功把慕容固打发走——是甄平带他走的,而他看上去,和甄平也不算生疏。

慕容倒是好脾气,随遇而安的样子,由着江左盟的人护送回驿馆。

梅长苏送客到外门,看着慕容远去的背影,略有沉吟。虽说这位皇子一向有些浮夸,可他还是觉得,慕容今天的某些表现,有些刻意。

若是有意为之,他大概能猜出一些缘由。

可眼下最大的麻烦在屋里。就算背对着皇帝陛下,隔出十丈之远,梅长苏也能感受到隐隐的牛角形的,山洪暴发之势……

梅长苏苦笑一下,折返回去。

 

虽然他和萧景琰之间确实有点怄气,虽然他也确实有点斑驳陆离浓重凌乱的念头,可是事关北燕,还是说清楚的好。

——至少,梅宗主在进门之前,还是这样想的。

 

然而进门之后,他就看到萧景琰站在阴影里,负手而立,晦暗不明地沉默着。

沉默啊,沉默。

沉默之中,萧景琰心头浮动着的那些散乱而交焚的阴郁情绪,渐渐凝重积蓄,变成一个问题卡到喉咙深处:

若他今日没有来太学,梅长苏和慕容,还会在一起……说什么,做什么?

眼看着萧景琰露出个讽刺的笑意,梅长苏心底轻叹。

“别跪。”萧景琰忽然道。

……没想跪啊,梅长苏想。

好吧,刚才腿是动了一下,却也只是看水牛陛下愤懑难受,就下意识想近前安慰而已。

于是梅长苏停在原地,轻声说:“北燕太子今日来太学,是他自作主张,并非与臣相约。”

“哦,”萧景琰声音过于平稳,以至于更加暴露了压抑,“看来苏卿为了‘慕容公子’,都学会此地无银了。”

梅长苏一听他这样含酸带刺地说话,就已经有些受不了,却还是压下火气,应道:“陛下心中正是如此猜疑,臣但思自辩而已。”

“自辩。”萧景琰短促地冷笑一声,“护着柜中铁证,以死相要挟的时候,卿怎么就不自辩了?”


评论-102 热度-425

评论(102)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