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梅宗主花式翻飞作死记(九)

来不及了先更再说233

-----

萧景琰面无表情地听着列战英的禀报。

哦,北燕使者已经到了。

哦,慕容已经到了。

……哦。

早就知道到了啊。

列战英禀报完了,却迟迟没有等到陛下的指示,于是保持低头,微微抬眼——

陛下的神色,十分深沉。

直到半晌之后,萧景琰自己意识到列战英已经说完了,这才不动声色地哼了一声:

“来得很早。”

“是。”列战英点头附应,“离朝堂约见的日子还有五天,诸多王公也还留在九安山。北燕来使如此赶早,恐怕另有所谋,意图不轨。”

什么意图不轨。萧景琰想,是已经不轨过了。

可毕竟邦国大事更为紧要,何况还当着列战英的面,自也不好发作,于是缓缓点头:“你去布置,多安排些人手,在驿馆左近暗中盯梢。……尤其那位太子,”他顿了一顿,确定语气听起来并无异样,“盯紧了,稍有异动,立即上报。”

“是。”列战英毫不懈怠地领命,又道,“这北燕太子,也未免胆大包天。”

萧景琰眉头当即一皱。

然后才反应过来,列战英的意思明明是,那慕容固身为嗣君,竟涉险亲入邻而不友之邦,委实胆大。自己却还在想别的乱七八糟,真是不该。

可这慕容,说是胆大包天,也真是一点都不冤枉。

如此行事,是为长……是为梅长苏而来?还是觉得以梅长苏的能力和势力,能在大梁保他无虞?

萧景琰咬紧了牙。

有胆量就试试看。他在心里对那张并不存在于空气中的面孔说道。

 

萧景琰回到养居殿,余愤未歇。

明明没做什么,可他觉得这一晚好像耗费了很多力气,身体都要散架一般,失灵地仰倒在榻上。半晌之后,又忽然直挺挺地坐起来。

好想找人倾诉。

这种时候通常他会找母亲。……可母后,且不说此时八成已经睡了……即使没睡,他还能去母后面前,讲梅长苏如何对不起自己吗……

母后会怎么想长苏?虽然——

唉!虽然什么虽然。萧景琰心燥意乱地摆了摆手,更烦了。

可母后之外,这茫茫浮世,还有谁……

他呆呆地站起来,不知不觉,走到了另一处房间,在那牌位前坐下。

小殊,我又想你了……

 

萧景琰对着林殊的牌位,把苦水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小殊,在遇到他之前,我都没喜欢过什么人。”萧景琰声音低沉地说,“你知道的……”

“难道竟是我一厢情愿?”

“苏先生在我心里……虽然有很多谜团,但他万分美好,待我也好,我总怕委屈他,可我万万没想到,会撞见他……他,一开始还想瞒我。”

“……只撞见这一次,可我也只有这一次是不告而来,先前每次去苏宅都要提前定好,他还每次都不肯让我留下。他背着我……不,我怎么能这样想他!可是小殊你说,这会是巧合吗?”

“可惜小殊你不能说话。”萧景琰更觉郁郁,“不然,你总能说些什么,让我心情好一些。”

“我还折而复返一次,我怕他有什么苦衷。可他的表态——”

萧景琰摇了摇头,从腰间取出一枚铜钱。

“小殊你还记得这个吗,咱们小时候有段时间,玩的时候总用它。”萧景琰寂寞地把铜钱摊开在掌心里,“可它总是顺你的意。当年我差点扔了它……幸好没有。”

“那现在,你就用你的铜钱来跟我说话,好吗?如果是他的错,就正面朝上。如果是背面朝上……就是他的错。“

这样说着,他打定主意,把铜钱抛到了空中。

铜钱以跳水的姿势打了几个旋儿,然后……

萧景琰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侧面着地,像个小小的车轮一样,稳稳地站住了。

他愣了足足好一会儿,才突然笑了:“小殊,你又逗我。”

“这次不算……再来。”

——然而,再来一次,铜钱比上次更加坚定地,在地面上,威武不屈,临风而立。

“……林殊!!”

连你也……

萧景琰终于龙颜大怒,把铜钱拨到了一边。

然后悲愤地注视着赤焰少帅的牌位,又悲愤地,把它抱到了怀里。

 

苏宅深处。

梅长苏做了个梦,梦见萧景琰不知为何又回来了。这次的萧景琰变得更加强势了,执意要开那扇柜子,而他守住柜子,执意不让……

“不让?”萧景琰牢牢看着他,“那你就站稳了,别动。”

然后就把他顶到柜子上……

“也别腿软……”

……

梦醒之后,他感觉更加不好了。

面朝墙壁发了会儿呆,还莫名其妙地打了几个喷嚏,又产生了奇怪的错觉。

他觉得萧景琰正抱着自己,还是贴着胸口抱着,抱得紧紧的。

梅长苏烦躁地打了个滚,心想这火寒毒是不是有病……哦不对,火寒毒本来就是病。

索性蹬开被子,披了衣裳,跑去外面吹冷风。

可就吹这趟冷风的工夫,梅宗主做了一个让十天后的自己十分后悔的决定。

 

评论-98 热度-529

评论(98)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