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作死不止——《梅宗主花式翻飞作死记 八》读♂后♂感

第八章的正确打开方式

尾巴中毒自动转发……


纯洁的飞行物:

 盼望着,盼望着,作死的脚步,近了=v=~

《傲娇红杏作死记》最期待情节之第一期“宗主是个高冷的宗主”开始了!艾玛好鸡冻,情不自禁地把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叉到烧烤架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言归正传,上回说到酥酥正在刷金陵日常任务:抗牛牛的旨!

这“抗旨”两个字,萧景琰说得不免有些咬牙切齿,还有点莫名的口干舌燥。

可梅长苏依旧与他面对面地相持着。
“抗旨二字,愧不敢当。”

神说,如果语言失去了效用,就应该采取点行动,比如,现在就可以把酥酥和小小酥一起绑了丢榻上去,比如,还可以给琰琰灌两桶情丝绕,然后,世界和平。

梅长苏肢体未有丝毫让步,声音却带着几分凉凉的温顺

 “只想请求陛下,念臣这数年辅佐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臣留几分薄面。”

哎……受不了酥酥这说点啥都要绕三十二道弯的梅长苏版人设了……

飞行物是一只直接的飞行物,于是脑内替换了一下酥酥这段温顺的潜台词:

修改第一次:“只想请求陛下,念臣这数年辅佐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臣解解渴哦不解解毒。”

修改第二次:“只想请求陛下,念臣这数年辅佐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臣止止痒。”

修改第三次:“只想请求陛下,念臣这数年辅佐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萧景琰你这@#…*…话说到这份上了还不明白吗?!!”

或者咱斯文一点:

只想请求陛下,念臣这数年辅佐侍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臣的衣裳,陛下就赶快撕裂了吧……。

嗯嗯,这回舒服多了~

“……长苏。”他终究是叹了口气,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在这时换回这个称呼,“你如果有苦衷,就告诉我。”
苦衷?梅长苏想,我当然有苦衷。
苦衷就是,才不想把苦衷告诉你……

(举手)宗主,听说不作死就不会……

可还有个苦衷是……那罪魁祸首的症结,方才虽稍有缓解,可在这水牛回来之后,竟死灰复燃,还愈演愈烈起来,从被害得腿软的那一瞬起,就越发不可收拾。

看╮(╯▽╰)╭

       

所以当然得萧景琰主动,可景琰这家伙……

所以现在两人的姿态是:酥酥面带红霞背靠柜门双腿发软语调轻柔的看着水牛,而牛牛携着一只巨型帐篷情绪激动不已……

可其实,现在这般,如果,假设,万一……要是一言不合,他气血上涌就把我压倒在柜子上……我也……抗拒不能啊……

【通知,通知:X年X班的萧景琰同学,梅长苏喊你来广播室壁咚,再播报一遍,X年X班的萧景琰同学,梅长苏喊你来广播室壁咚!】

梅长苏这样琢磨着,面上却过于沉默了。萧景琰看他态度似乎有所松动又似乎没有,可毕竟没再出声,就当他默认了,伸过手,要碰那柜门。
”陛下!“可梅长苏下意识地又一次护住了它。
这种情境下,梅长苏仿佛就差一跪。

飞行物:…………

松鼠:…………

飞行物:^^(揪尾巴)

松鼠:嗯??

飞行物:这体位与距离……宗主扑通一跪岂不就可以用某部位接拆了琰琰的帐篷?

松鼠:……可是宗主肯定拒绝,景琰也不肯……的吧?

飞行物:……分析语境……的话……

松鼠:(惋惜)对啊……按照作死记设定,后期没准陛下真会气得有……的冲动……

飞行物:唉,要是酥酥真在这里跪了下去,怒火攻心的琰琰绝对又气又伤心并生出XX的冲动,你看今晚这状态的酥胸貌似无论怎样XX都能XX得起来,然后在他被XX的时候,XX的X出了XX的XX,心里却迷茫的想着好想那谁更XX的XX,于是就更加XX的XXXX了……

……好吧好吧这是不可能出现在正文中的至少这章绝不(不过,作死记似乎是有平行里世界的! @绫奶遥 )

他情思躁动,也就恶意横生,不嫌事大。对着萧景琰的目光,毫无惧意地点了点头。
“那朕,若执意打开呢?”萧景琰缓缓地问,也缓缓掐紧了拳。

酥酥:莫名的有点小期待呢~~~琰琰你开呀,你开呀,你倒是开呀~~~

梅长苏抵住柜门,一副平静的、视死如归的神色:“那请陛下,不妨先一剑杀了微臣。”

所以说人不能逼急了,不然就算淡定如梅宗主也会胡

“你……!”萧景琰在刹那间体会到了气到失语是种怎样的感觉。
还一剑,一什么剑,他哪有带什么剑,这不是成心气人么?

就是,哪里有剑?分明是棒槌!(不)于是我又稍微替换了一下……

“那请陛下,不妨先一剑捅了微臣,重重的捅。”

“那请陛下,不妨先正法了微臣,就地正法。“

可惜当酥酥气愤得胡说八道时,琰琰也悲愤得头脑不清了。╭(╯^╰)╮

       

然后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萧景琰逼得太紧,他们离得太近,几乎身体相贴。于是梅长苏隔着单薄的衣料,就感受到了萧景琰那挺翘而硬热的身体部位。
“……”
“……”
萧景琰尴尬之余更觉气愤,却是气自己,居然在此时此刻,对梅长苏依旧存有欲念,而且欲念还莫名其妙地不弱反强。

是吧!苏爱卿都花式找污四、五章了是Alpha就赶快……

梅长苏想后退却意识到身后已无退路,就往侧边避了一步。

《论杯具是怎样发生的》BY梅大手

(“往前?啊,景琰会不会提议XX……?!不不不!!”)
(“往后?没地方了难道死贴着柜门扭过
头去?不行太像话本里被采花贼那啥的大闺女了……”)

(“转过身去?辣不是后背位吗?!”)

梅长苏下意识地合上眼。

来不及了……

只要萧景琰一伸手,一拉一拽,一拖……

那可就尽显眼底了。

读橡果的文有个习惯,遇到颇具深意的句子时重新阅读,于是我又读了一遍

只要萧景琰一伸手,一拉一拽,一拖……

那可就尽显眼底了。”

不得不说脑补启动画面,有点像……

该感叹某人经常被某人尽显眼底业务熟练吗……

……当陛下把那筒被捆起来的被子转过来的时候,他梅长苏,就把身子转过去。

然后萧景琰就傻眼了。

他看见一个画风精简但形神兼备的自己,顶着一对水牛犄角。

也就是……灵画?宗主你对着水牛的灵画居然石更得起来!

“这……”萧景琰几步绕到梅长苏眼前,抓住他的肩,“你?”

梅长苏拿手遮住眼睛……

不,梅长苏淡然看着他,平静地、脸不变色地、半真半假地说:“旧疾发作,而陛下不在。大夫交代……此物用途,也不过就像一年之前,在九安山林间温泉里,陛下所拿的那根——那支……”

被梅宗主不断完善(自己的)高冷人设的严谨写肉态度感动CRY(不)

“你在用药?”萧景琰恍然,也愧然。

………………

啊~~~~~橡果……为什么你是这样纯洁的橡果!我原以为这段会更激烈一些的不过想想也对,这是宗主脑内的靖苏人设TvT

然而我还是没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手——

你在用药?”萧景琰恍然,也愧然。

“口亨!”梅长苏转过头去,委屈无限。

琰琰(严肃):先生勿动!让专业的来!

酥酥:(勉强维持站姿浑身颤抖任由药材被琰琰手持进进出出…的上药)

酥酥:啊啊~~陛下~~不要~~~~不对!怎可崩坏本宗主在景琰面前清冷不可那啥的形象

修改:梅长苏冷漠脸的待萧景琰乖乖的替自己上♂药,然后冷漠脸的指了指榻边的蜡烛,再然后冷漠脸的被殷勤而愧疚的萧景琰珍惜万分的打横抱起,毫无反抗……

       

梅长苏想,说是用药也不为错。可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所以这只是默认。

“那……”可萧景琰还是迟疑了一下,“那个人,是在帮你用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宗主不要这样我已经开始脑内这一句了…………

梅长苏心下几乎吐血,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更加冷漠地转过头,若有若无地瞥了那枕上的画像一眼。

“……!”萧景琰如梦初醒,“原来……你,你是想着我……”梅长苏不理他。

(警告第一次:你将永远失去你的宝宝)

萧景琰愣了愣,然后试探着揽过他的腰,柔声道:“对不起,长苏……我,真没想到……是这样……”

梅长苏继续不理他。

(警告第二次:你真的将永远失去你的宝宝)

“可是再怎么样,我也不该误会你!”萧景琰在他背后,蹭了蹭他的肩头,在他耳边说,“你这么好……都是我的错。”

梅长苏依然不理他……

(警告……喂谁让你用蹭的了!还想不想和好了!)

不,梅长苏定定站在那里,并试图把他拨开。

可萧景琰搂得更紧了,低声道:“给我个机会,来道个歉,好吗?”

I DO I DO I DO I DO I DO I DO I DO~~~)

说着,他没等梅长苏有所反应,就把梅长苏整个人都横抱了起来,抱到了榻上。

“陛下,”梅长苏一边被他搂着一边冷笑一声,“这是叫道歉,还是叫纵欲?”

飞行物表示不想评价这句并向梅宗主扔了一堆刑

……不对。

“臣不需要赔。”

梅长苏面对着墙说道,给他留下一个单薄的后背。

酥酥:不理!本宗主守身如玉居然被误会红杏出墙,今天你必须温柔缠绵亲亲抱抱做 一整夜才能消气……

可萧景琰的手已经有些火急火燎。

……摸索到他的衣摆,撩开那仅有的一层。

“转过来,好吗?看着我……”

不好。

“那……你是要我,从侧、侧位?”萧景琰抚摩着他的腿。

酥酥:轻轻的。

琰琰:好!

酥酥:唔……也……可以……再稍微激烈一点……

琰琰:好……

酥酥:……(刺激你一晚上了怎么还这么正人君子!)

 “陛下。”梅长苏深吸一口气……

冷淡地说。

“你说……”萧景琰声音又哑得不像话了。

“被子还我。”梅长苏说。

“被子?”萧景琰怔了怔,却还是听话地下了榻,把那筒被子抱过来。想要解开给他搭上,梅长苏却拽过来,搂在身前。

“……你这,”萧景琰呆了一呆,“我……还不如它么?”

“它不会胡思乱想。“梅长苏回答。……也不会冤枉。

他坚持抱着被子,而萧景琰抱着他,抱得紧紧。

然后进来,温柔……

而激烈地……

面对宗主如此优雅的肉我感到很惭愧,我还以为陛下一定会闹脾气并坚持把充气娃娃拿走,再用自己的行♂动让宗主只专注自身的宝♂剑,结果……

还有就是……这真的很像……P啊……

若干年后,在那地球彼端的某个国度,有个叫博尔赫斯的家伙,写过一篇《秘密的奇迹》。时间是个迷宫,在被拉长的那一点,等待行刑的作家得以在那孤独短暂的瞬息里,于脑内完成整个剧本的写作。

那么梅宗主此时的状况,或许极为相似。

他把萧景琰如何道歉如何弥补,极尽缱绻温柔,以及自己如何矜持地背对着他,接受道歉弥补和缱绻温柔,都想象出了种种细节。

求·更·细·节(不)

可萧景琰看他脚下一歪站稳之后,身体僵硬而脸上竟红一阵白一阵,心里也跟着咯噔了一下,紧紧看着他:“你怎么了?”

梅长苏收回心神,默默别开脸去。

他留在那里,那扇柜门依旧暴露在萧景琰手边。那样触手可及。

可萧景琰盯着他,盯着他……时间仿佛又被拉长……

最终,萧景琰苦笑了一声:“朕,岂能逼你。”

说罢,他咬了咬牙,一甩袖子,就离开了。

为哪怕以为爱人背叛仍选择尊重对方的景琰点赞!

离……开了?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背影,愣了。

可反应过来之后,那背影却已经走远了。

(接上)并欣慰的,为宗主点上了,红烛满屋。

最后,在烤松鼠上刷了点油,涂了点酱,撒了点盐,总结本章中心思想:

所有支帐篷和放置PLAY的真谛,都是在给未来,做前戏。

评论(1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