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43)

预警:和上更一样,有强制肉描写,不适的妹子请慎入

 

上更是昨天半夜的,但有只作死的松鼠一开始没放外链,于是被屏蔽了一整夜,今天早上才恢复。这样可能看漏上文,于是贴个

上文地址


然而这次还是不想链……= =


挽断罗衣

(2)

 

两人的目光,终于直直对上。

梅长苏的眸子里闪过短暂的释然,像是花瓣拂落到水面所滑过的涟漪一般,转瞬即逝。

这份心情其实是真实的。可萧景琰看在眼里,自然就成了别的意味。

比如听天由命,无可奈何。

“你真的变了好多。”于是萧景琰突兀地说,目光虽有些恍惚,声音却沉沉如铁,“若是以前的你,我哪有防备之机。”

这样说着,他伸出一只手,从梅长苏的手心里,把那空空的匕首柄端,缓缓地抽了出来,丢到地上。

咣当一声。金石相击,发出清脆却也刺耳的声响。

梅长苏看着那截精贵的金属从榻下滚落到窗边,目光也随之游移,却被萧景琰地抓住了手腕。

 

“这个局布得不小,为何临事,竟如此草率?”萧景琰迎面而问。

梅长苏知道,他已不需要多做什么;这样的问题,也不需要回答。

整个事情,逻辑怪异之处不少,加上自己今夜从中搅乱,让景琰自去思量便是。

“今夜你坦承钱王谋反,要拿你当棋子。这是你转变了立场,还是已知金陵风声,要弃一保一,骗取我的信任?”萧景琰牢牢地看着他,“刚才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说明是后者,是吗?”

你能这样想,真是太好了……梅长苏想。

“可你原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来骗我,我就……”萧景琰顿了一顿,剩下的半句便戛然而止,“你的机会本来多的是,今天这样做,就不觉得,成功的把握太小吗?”

就要全无“成功”可能,才会去做啊。怎么可能真的去害你。梅长苏心里微微苦笑,嘴角依旧纹丝不动。

“刚才突然下手,是因为,你实在没法忍受,跟我……如此吗?”萧景琰的声音低下去,“你现在心里有个别人,一心,在为他做事?”

这水牛,思路似乎又偏了……可就让他这样认为下去,似乎也并无不可。

于是梅长苏面无表情地看过去,眼中做出一点冷漠的恨意。

这点恨意沉甸甸地压到了萧景琰的心头。

“你既是承认了早有谋划,钱王府后院与我相逢时的种种,包括恍然唤我姓名,便全是编排好的,演戏,是……也不是?”

梅长苏稍稍缓了一下,错过目光,却并没有马上点头。他知道,这样的默认,原比直接点头承认,要来得更加真实。

他感到被攫住的手腕上,萧景琰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更多。

“所以,你是完全没有想起来?心甘情愿帮别人做事是吗?”

“……”

“——你说话啊。”

想不想说话是一回事,能不能说话却是另一回事。而眼下,单是静默,便已很好。

 

萧景琰连呼吸都觉得不畅。

眼前人不肯说话,他也不能强去撬开牙关,再施加更多的屈辱。

“不要再打这种主意。”于是看着那双眼睛,定定地说,“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给你机会伤害我。……不然,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这番话说得痛心,却也坚笃。

梅长苏想着,该如何打破他对“将来”的幻想。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拉起散落的发带,紧紧地绑住了那对手腕。

“不想伤你,不要动。”萧景琰一边绑着发带,一边说,“让我快点结束。”

他这样说着,已不再留反抗的余地。

按压下一切柔软的情绪,分开那修长的腿,径直又一次顶了进去。

他想既然此时这件事对两人来说都是折磨,当然是越快终结越好。而梅长苏被绑住双腕又被压制住双腿,自然也抵抗不得。

可他只要看见那张他所眷恋的脸上的神情……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抽身出来,把梅长苏翻了个身,捞起他的腰,深深地冲撞起来。

用这样的姿势承受,梅长苏自然更不好受,可也真的无从施力。越是希望速速结束,过程仿佛就越是漫长……

他忽然产生了一个荒诞的念头……

如果这一次,就这样留在自己的身体里,再也回不去了,又当如何?

 


评论-115 热度-435

评论(115)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