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翻船记 END

陛下的计♂上♂心来可还甜甜的?

啊不要乱加符号这个计并不污2333

然而这个翻船的原因是不是比较囧……

其实,这个结尾,就是私心想让他们结个发。嗯XDD


(昨天半夜的更新,好像又有妹子说,在自己首页看不到,只能在tag下或者点我的主页看到?不知道这是什么造成的,感觉我的lofter一直是bug环嗣……好像每次一上小金球就容易这样?上次血浓于水那章小金球play也是这个问题!所以小金球你到底有什么rpwt老实交代……)

于是上文

(二)江左盟的小船才不会说翻就翻


(三)江左盟的小船还是翻了 

“客房?”于是萧景琰故意用不满的语气反问了一句。

而他的不满又让梅长苏更加不满。

恃宠而骄是一种会上瘾的事,所以他一边去抓发带一边说:“陛下嫌弃客房简陋,那苏某只得把主房腾出来,留给陛下了……”

这个“腾”字颇有几分不肯同流合污的架势。萧景琰有点想提醒他,他俩刚就在同着流以及合着污……想了一想,还是不要再逗惹他。

于是萧景琰装了个傻:

“哪里用腾?堂堂江左盟主,房中难道还容不下朕一个入幕之宾?”

这总算是梅长苏所喜欢的话题了。他自认为,若要讲道理,尤其是讲歪理,萧景琰当是一百个辩不过他。

“入幕之宾?陛下此言差矣。”梅长苏一边系着发带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为主,臣为客,才是正道。”

“可朕还没治完你的欺君之罪,你怎么能跑呢。”萧景琰道。

……嗯?怎么又提起治罪来?

说好的讲道理呢?

于是梅长苏终于转过头去:“这个欺君之罪,陛下到底还想治多久?”

话外之音是还没治够么,能不能给个痛快——可是痛快这个词,目下似乎该当归类到危险的范畴。

“你若非要算,明明是那夜里治罪,还没治完,你自己先跑掉了……不然朕为什么亲自追来?”

梅长苏气笑了:“原来陛下追来,是为治罪?”

“当然。”萧景琰点头道。

这顺竿爬啊——已经不只是得寸进尺,而是要进摘星楼了。

见梅长苏无语,萧景琰便自己说下去:“要继续治的,当然是死罪。法不可不明,朕不能因私情,而徇私枉法。”

嗯,说得很好听。

然后梅长苏就看见他又去翻倒那行囊。

——这是行囊还是百“宝”箱?

梅长苏几乎后悔,刚才竟然理了他。

可萧景琰拿出来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剪子而已。

……不,并不是“而已”。

梅长苏联想到那夜,被他拿红缎一圈一圈地绑着,在缎子中间剪碎了衣裳——不就是用的这样的小剪子?

于是默默往远处挪了挪。

萧景琰笑了笑,跟着挪过去。——那船本就不大,两人重量都集中到船篷的一侧,船便不大自然地向右边倾斜几许。

“以发代首吧。”萧景琰道。

诶?又想多了吗?

可没容他细想,萧景琰倾过身子,剪下他一缕头发,又道:

“欺君是你的错。早先误会你,后来冒犯你,虽有种种原因,却也是我的错。”

说罢,他又把自己的头发散开,同样剪下了一缕。

梅长苏怔然。第一反应却是,这样剪鬓角,上朝时,真的不会被大臣们发现不对吗……

然后,萧景琰放下了剪子,把两缕剪下的头发,系成了一个结。

 

梅长苏全程有点发懵地看着他,直到这发结被塞进了手里。

这事真的有点出乎意料……

结发是什么含义,他岂能不懂。

萧景琰给他扣上手指:“收好了,从此以后,直到白头……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梅长苏神色有所动容,却听他继续道:“既是结发同枕席,还要客房做什么?”

……

绕了一圈,居然在这里等着!

梅长苏有点想恼但其实更想笑,不知自己这副表情,在萧景琰看来,正是生动又诱人得很。

于是上前倾身,又亲了上去……

一下没了着力点,梅长苏身子抵在那船篷的一侧。

吻像是缠绵的雨一样落下来,落得很深,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妥。

可还没说出话来——

哗啦……

 

当夜,江左盟宗主的房间里。

萧景琰看着怀里的人把姜汤喝完,接过碗放到床榻一边的桌上,然后干咳一声:“你看你,都掉到水里了,还攥着两缕头发不放。”

“……”梅长苏往他颈窝靠了靠,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反正都怪你。”

“对,怪我。”萧景琰点头。

诶?

“这就没了?”

“有。”

萧景琰低下头,用心把他嘴角的汤液吮掉。

“……唔。你……没完了?”

“就是亲不够啊。”萧景琰坦率地回答,“一段时间不见,当然更想。”

说罢,他用了点力气,才把那两段结好的头发从梅长苏手中抽出来,忍不住笑了,把它装到一个精致的锦袋里,又还给他。

“你真的不用这样攥着它,就算丢了咱们再结一个就是……不过,你这样珍重我心意,我很开心。”

梅长苏侧头瞅他一眼:“这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你总是言不由衷。”萧景琰手指抚了抚他的唇。

“……何况我父母双亡,只剩个最亲的表哥,还总欺负我。”梅长苏忽然摆出个吹枕边风的样子,“陛下,你要不要替我做主?”

“我今天哪有欺负你?”萧景琰当即否认,“我真的是追来,诚心道歉的。”

“专程把那东西带过来——你还好意思说诚心?”

“嗯,我原来是打算把它交给你,随你处置,任你出气的。后来……”

萧景琰忽然收了口,悄悄往身上摸索起来。

咦,那个金色小球呢?船翻之后,好像就没再见过它……

“它啊,掉到水里了。”梅长苏顿觉心情大好,“这就叫自作自受,是不是?”

“你说自‘作’自‘受’……?”

“……”

 

-END-

 

(水底的小金球:……喂?喂喂?)


---------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文只会当逗比了233------

未空通贩地址

场贩已经确定参加CP18了,和白衣送酒一样在茶几宇宙工作室


2016-05-16靖苏翻船记
评论-34 热度-345

评论(34)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