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船记(二)江左盟的小船才不会说翻就翻

给上一章末尾掏出XXX的景琰洗个白(喂

感觉写得有点破廉耻233

中间部分走外链

 

背景概述:

在“景琰和庭生在殿外的对话磨蹭了太久,回去之后,在小金球的陪伴中被晾了太久几乎崩溃的宗主,毅然决然地翻脸回娘家廊州了”这样的假设之下……陛下去廊州去找宗主,本应在气头上的宗主竟出乎意表地温柔多情善解人意(不要戳破这个幻觉),两人在小船上就和好了,然后来了一发。

可是来一发就来一发吧(咳),非有人要作死……于是有了这篇故事。

 

(一)江左盟的小船为什么说翻就翻  外链

(提要:可是因为上次回忆的阴影,宗主身体紧张,迟迟不能进入状态。陛下想给他一个更好的体验,为了帮他放松,就又把小金球拿了出来……美其名曰解“铃”还需系“铃”人。)

然后,嗯,如果陛下跟小金球并没有像松鼠一样被丢下船,那么——

 

本章

(二)江左盟的小船才不会说翻就翻

 

这些年来,梅长苏已经习惯了深思熟虑。

所以看到萧景琰手心里那个拉着细长尾线的、在落晖中金灿灿显得很显眼的小物件之后,他精确地计算了把天子弄下去时小船翻覆的可能性有多大,特殊部位尚处于特殊状态的龙体落水之后染恙的风险有多高,以及上岸之后跟人解释陛下为何湿漉漉的会有多麻烦……

然后放弃了把他俩一起丢下水的大不敬念头。

以上都是胡扯。

梅宗主放弃这个念头的真正原因是他懒得用力气——好吧,是他力气不够,以及姿势不便。

可他还是甩给萧景琰一个十分“好看”的脸色。

“说了不生气。”萧景琰道。

梅长苏从内心往四肢,用力克制了一下,然后做出个近似于微笑但明显没有笑意的表情:“那么敢问陛下,这是何意?”

萧景琰挪回到他旁边,用另一只手把他揽回怀里:“你刚才那么紧张,无非是因为上次让你太难受,身体才下意识地抗拒。这次我想让你知道,这原为推欢送愉助兴之物……并不是为了戏弄惩罚。我们既是两心悦好,为什么不可以?”

他这一本正经的语调,向来让梅长苏颇感乏策。

眸中微有闪烁,便被萧景琰收在眼底,认定这番解释效果并算不太糟。至少,不比当日养居殿暖阁之内更糟……

“所以,只要你心里面障碍破除了,就一切都好办。”萧景琰接着说,“这次轻一点,好吗?”

“不好。”

然而梅长苏干硬地回答,还是认定他得寸进尺。

“就当是给它一个机会呢?”

“为什么要给它?我跟它很熟吗?”狭长的双目微微一挑,“还是你跟它很熟?”

这任性的情绪便愈发无所掩饰了。

萧景琰琢磨了一下,低头含住他的耳垂,轻声说:“那就当是给我一个机会?若不能重得宗主欢心,便任宗主处置?”

 

【链】

事后梅长苏枕在萧景琰的胸膛上,仍自失神。

到了末尾,竟是如那次温泉一般的缠绵与疯狂。可这次,他是完完全全清醒的啊……

方才情爱到了难以自已之处,出了什么声,说了什么话,怎么就眼角都湿了,已经开始模糊起来。

但甚是丢人……总归不假。

想到这里,梅宗主无力地抬起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想了想不对,又挪了挪,用手腕遮住眼睛。

萧景琰看着他,竟觉甚是可爱。

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梅长苏,终是有点清奇。可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他碰了碰那细瘦的小臂,唤了声“长苏……”,可梅长苏不理他。

“小殊?”于是他试着换个称呼。

这回梅长苏不仅不理他,还把他的手扒拉下去。

“苏卿?”

梅长苏翻了个身,离开他的身子,把脊背留给他。

萧景琰愣了愣,只好又去轻轻戳他的肩膀:“……宗主?天都黑了。”

梅长苏一动不动,终于声音微哑地开口:“船马上就回……客房已备好,陛下自便。”

客房?

这……也太客,了吧?

然而正如我们都知道的,现在这时候,正是大梁天子思路最灵光的时候。

于是,他又有了一个主意。

 

-TBC-

 

下章预告

翻船记(三):江左盟的小船还是翻了

小金球这章似乎如鱼得水很开心的样子……然而下一章它就开心不了了嗯


2016-05-15靖苏翻船记
评论-37 热度-294

评论(37)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