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5)

 第十章  相知按剑

(2)

萧景琰站定当地,纹丝不动。

沉默蔓延,好像水里的墨。殿内静得仿佛只余更漏声——如果萧景琰忽然沉下去的呼吸不计在内的话。

“赐、还?”

萧景琰的声音,因怒火焚心而明显地带了嘶哑。他这“赐”与“还”两字之间,隔顿很大,也不知究竟是哪个字更加触犯他的逆鳞。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在高强度地忍耐和压抑。

钱王俯下身,把头压得更低,声音却似乎并无惧意:“这位苏先生似有从龙之功,深得陛下看重。但如今既失去记忆,恐怕也难再为陛下分忧……他已谙熟王府中事,臣万死,请陛下许他归臣府上,臣必小心优待于他……”

话中隐含之意,已再明显不过。萧景琰目光如箭,几乎能把他刺穿,钉到殿中石地之上。

“臣也是为陛下考虑……”钱王继续说下去,“梅卿性命本由臣所救,养在王府七年。臣的名声,朝野上下,也算无人不知。陛下要是把人带走,实在有损天子圣名啊!反过来,今日把他还给臣……”

“皇叔,”听他开始往大里掰扯,萧景琰反而冷静了下来,“从龙之功姑且不论,苏先生是朕义子之师,理应回京。他不是物件,这‘归还’二字,还请皇叔勿提。”

“可臣触动引蛊之时,旁人众多!触动引蛊之后,也曾多方求助,该如何是好……”钱王近乎无耻地说下去,“若此刻臣不带他归去,而明日苏先生又安好,只怕……大家都会以为,他今夜是……承了陛下之,幸啊……”

萧景琰攥紧了拳。眼前之人虽是他的臣子,却也是他的叔父。事后治罪当然可以,可眼前,却只恨不能一拳揍上去,打他个鼻青眼花。

“臣也是为陛下着想啊……!就算陛下执意带他回金陵,今夜,也不如把他借给臣。这样旁人自然不会乱说什么,不然——”

梅长苏沉着地听着。钱王对自己态度如此猥狭,放到两日之前,他定还是要动火气的,此时却已算得上心平气和。眼下的局势,是钱王已无所谓暴露居心;可景琰已经被他放到了炭火架上。如果先前是流言四起的话,现在,对方就是急切要把传言坐实了。

——却又绝对不只是为了坐实……

那么进一步……

可这“借给”二字,终是让萧景琰忍无可忍。

他背过身去,咬牙道:“没有什么不然!此事不劳皇叔,再多费一心。”

作为鬼魂,昏暗中视物的能力,自然比常人强出许多。于是梅长苏便看见,钱王那比实际年龄更老迈的眼珠,在午夜的阴影里,缓缓地、隐带得逞之色地,转了半圈:“难道陛下打算亲自——”

“你是何时触发引蛊的?”萧景琰干脆打断了他。

“一个多时辰以前……”

萧景琰一甩袖子,把他晾在身后,大步走到殿外,吩咐左右:“请薛太医去苏先生的偏殿,再详加诊查……还有,把蔺晨也揪起来,让他过去!”

说罢,他自己带了护卫,朝偏殿而去。

钱王依旧跪着,眼角余光看到皇后的衣裙,朝自己一步一步走近。

“钱王叔这送人的本事,很是高明。”皇后的声音清清凉凉的。

钱王暗自思量起来。

皇后语气还算矜持,可这语意中的警戒和吃味……啧,这柳家的侄女啊,还实在是太年轻了。

看来皇帝陛下默许皇后跟来,也并非允许皇后插手此事,只是疏于管顾罢了。

“此事非皇后殿下所愿,也非臣所愿……”于是他几分悔憾、还几分怜悯地叹息道,“要是能让梅长苏归臣所有,而陛下回心转意……不知娘娘,可愿一试?”


-----

自作聪明的钱王大大,想忽悠皇后作死,殊不知是自己做了一个大死……

(殊:谁说我不知?)

= =


最近这两小节都比较短,明天时间宽裕一点,尽量多更……



评论-50 热度-362

评论(50)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