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欺君&花式掉马的作死小段子(别册片段)

这样想着,他捂过梅长苏的手来:“你这是要我发誓么?好!朕跟小殊之间,若有什么不清白,就让朕——”

“陛下且慢。”梅长苏打断了他,心想他和“小殊”之间还真就一点都不清白了,总不能由着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真要作誓,后面的话也该由臣来说。”

萧景琰当下表示同意:“行,你说如何就如何。”

“嗯。你们之间,若有什么不清白,陛下就要,给我——”

萧景琰看着他,点了点头,只待他说下去。

可梅长苏忽然觉得,就这么空手套白狼地讨要欺君赦令,总未免显得脸大了点,于是抿了抿唇,不出声地、用口型缓缓道出“赦免令”三个字。

然而萧景琰愣了。半晌之后,他迟疑地往后退了退,仿佛要离远一点,才能看清苏卿这人一般。

怎么了?这么夸张……梅长苏心里悄悄打起鼓来。

“你要我给你……”萧景琰这口开得有点艰难,“给你,什么缅铃?”

“……!!!”梅长苏登时气结。

“好好好,我听错了……”萧景琰自知理亏,赶紧道歉,“那你再说一遍?”

“臣是说,”梅长苏被他搞得也没了脾气,只得平心静气一番,避开那个“免”字,重新用口型答道,“布、赦、令”。

然而萧景琰这次愣了更久,脸色竟也比刚才更古怪了。

“你是说,让我,不……?”萧景琰难堪地顿了一顿,见梅长苏居然还点头,更是满怀憋屈,“长苏,你就这么讨厌我?”

讨厌?梅长苏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好,好——”萧景琰一时抑郁不已,也赌起气来,“反正没做就是没做,就如你所言!朕要是跟小殊有过什么暧昧勾当——就让朕,不能、硬……”

最后一个字话音还没落,只见长苏眼睛瞪得大大,一把上来捂住他的嘴,紧跟着就接连三拳,一拳比一拳使劲儿地捶上了他的肩头。

萧景琰这回真的懵了。

不仅因为梅长苏一反常态如此激烈,也不仅因为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竟然被毫不客气地揍了——事实上,以大梁的风俗,若某人说了不吉利的话,只要有人在旁边立即这样打上三下,便可全当没说过,天地鬼神都不会计较……

“你……”

这个“你”字,从两人口中同时说出,却伴随着全然不同的神色。



【宗主假装吃林殊的醋,想借机骗道赦令好坦白身份,然而赦令还没讨到……结局就已经可以预见了233】


汇报一下,本子正册已经打样修改完毕,交给印刷小哥。别册明天也就交给印刷小哥了……

然后下印,然后就可以发货啦。预计在4月底。然而赶上五一,可能物流会稍微久一点

好像关于别册没说过太具体的内容,于是下印之前偷跑一小段XD


这是血浓于水平行版,鸽主反水算命那篇里面的……正所谓鸽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所以这次真的要怪宗主自己作作作作……

别册2W+字,大体上就是这个画风啦……咳咳,其中两篇更温柔一点,个别段落文艺一点的,但总体风格就是这样的,作死作死继续作死XD,感觉这只松鼠已经从灰色染成黄色了_(:з」∠)_

等今天代理上班之后(估计中午的时候?),预售就会下架了

然后……静待本子(正册+别册+胸章+书签X2或3)寄到就好!


评论-49 热度-229

评论(49)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