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21)

今天会有二更……

 

因为还没写到小金球(:з」∠)_所以……今天非要写到小金球不可!

(21)

 

梅长苏觉得不该再避,事实上也无处可避——可这样强而牢固的束缚,还是让他身子紧绷起来,下意识就要把人推开——尽管立即收回了动作,却还是被觉察到了。

萧景琰颓然松开他的肩,身子亦缓缓与他分开数寸,声音低得有些喑哑,“你……不喜欢我抱你?”

梅长苏想要摇头,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一时间看上去便更不自然。

“不……”然而萧景琰先一步纠正了自己,想到先前在车中,只是攥住他的手腕就惹他那般不悦,“你是根本不喜欢我碰你……”

“……”

“好我答应,不再碰你。”萧景琰眼神里流露出钝痛来,“可你先进池子,别让寒气浸身……然后,跟我好好谈谈,好吗?”

说罢,他略显仓皇地站起身来,后退了两步。

梅长苏看他如此,想要解释也说不出话来了。说并不是不喜欢你碰我?那岂不就等于说,陛下你碰我吧……

这水牛,怎么就让人这么无可奈何呢。

梅长苏也不禁郁郁起来,索性要沉在池子里不再理他,可要解衣裳时才想起,那人就在对面看着。

“……”

所以,还要看宽衣解带吗?

这沉默的眼神分明就在这样说,让萧景琰心口无由更闷。明明没有恶意,你到底拿我当了什么——待要背过身,一股憋屈上来,干脆又一动不动了。

“先生莫忘了,是在提审。”他没头没尾地丢下一句,“……哪有审问,不对着眼睛的。”

梅长苏好气又好笑。转念又想,还有哪里是这人没看过的,跟他计较这个,不是寒碜自己么。

干脆低头冷笑,三下五除二褪了衣物,就把自己埋到水池里去。

这当然是在赌气,萧景琰也看得出来。

只是放在以前,梅长苏生气时,多半是在言语上噎他,或是一个冷淡的表情便足矣——很少有多余的动作。而这样陡然加快动作的频率,实在属于小殊的风格。

他的小殊,总算肯以真面目见他……为何,却又要这样对他?

“小殊……”

热水柔滑地漫上身子,蒸到心口,新添的那点本就不算牢固的郁结,仿佛又被浸散了。梅长苏终是不想再与他僵下去:“臣……我,本想一回金陵,就告诉你的。没想你先知道了,才闹成这样……是言豫津吗?”

不提言豫津还好,一提言豫津,想起那个糟糕到不能更糟糕的误会,萧景琰又气不打一处来。可既说要好好谈谈……他的神色在努力控制之下,几番细微变化,才终于不甚明朗地闷了一句:“瞒我几年……你居然说,是想今天告诉我。”

“……那我今天任君审问,不敢再瞒。好吗?”

这是示好么?

萧景琰望着他。隔着氤氲水汽,觉得他的态度,就像他的面容一样模糊。

不由地,就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他跟前的池边,缓缓蹲下身去。

被这样凝视,梅长苏又觉脸上挂不住。可若再回避,只怕这水牛又要瞎想……

“……小殊。我要你告诉我,这十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长苏轻叹一声。这当然要交代的,怎么也躲不过去的。于是他低声陈述起来。萧景琰并没有中途打断。然而尽管他已经最大限度地轻描淡写,略去许多细节,萧景琰的脸上,还是浮现出越来越浓重的痛心。

梅长苏想,景琰在自己心中,终是与旁人不同。

他不想被人痛惜,不想被人同情,更不想让谁为他难过。但至少,如果是蒙挚霓凰静姨或赤焰旧人,他还没有这样不愿。但萧景琰又不一样。

——或许,这才是始终不想告诉他真相的,最根本的原因。

“景琰,别这样看着我。”

因为被这样难过地看着,就仿佛热腾腾的池水都变凉了一般……

他忽然觉得,与其被萧景琰这样看,还不如被他从身后抱住。至少不用对上他的眼睛,还可以更暖和一些。

也知道景琰此时一定也很想抱住他,却因为受伤而隐忍。

……然而你真的不打算再碰我了么。这句话当然没有问出来。

可萧景琰还是怔了怔。

“连看你,都让你不悦吗?”

 

--------

 

不不不陛下这不是注孤生,其实宗主最怕这个啦2333

缅小球表示它冷笑翘起了二郎腿(然而并没有腿

评论-98 热度-731

评论(98)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