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2)

第九章 两处沉吟(3)

“……”

萧景琰身形一滞。从侧脸看,他动了动唇,却仿佛无话可说。片刻之后,只叹了一声:“朕累了。”

……当然知道你累了。

梅长苏稍稍一愣,明白过来之后有些恼,还有些想笑。不愧是当皇帝的人,往这方面想倒是想得快。

好一个“朕累了”……

萧景琰说罢,似乎也注意到,自己态度过于僵硬。终于还是转回头去,平缓了声音:“以后再叙吧。”

他实在是想要倒头就睡,然而对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陛下来时,众人皆知。此时就这样离开,对谁都不好,也包括偏殿里那位。”梅长苏道,“陛下这两日乏累,就在此间歇息。臣妾留在一旁……守着便好。”

这种情形,说“守着”其实是颇为失礼的。正确的措辞是“服侍”,然而现下他心态实在有点微妙,也就不想再别扭自己。

——反正此时此刻的皇帝陛下,是无暇去顾及那些细节的。萧景琰思忖片刻,还是认同了皇后的建议。

“蒙你提醒,是朕之失。以后……当更妥善思量才是。”萧景琰道,“有劳皇后了。”

也知今日之事,如此“有劳”,为君为夫,多少该给皇后些更温存的表示——哪怕只是暗示,或者许诺。可一心所系之人就在偏殿,他不愿矫饰,也不想惺惺作态。

“陛下何必客气。”梅长苏摇了摇头,暗想这么多年过去,世殊事异,景琰还是这样的坦荡君子。萧景琰有多为难,他是知道的。何况这些为难,原本就都因自己而起……

于是两人各自有些负疚,又都不能宣之于外,终是相对无言。



萧景琰自己抬起手来,解下了发冠。梅长苏看着他纤长的手指微微出神,意识到这种时候,该是自己去为他更衣的。

可有生以来,无论是作为林府的独子,还是江左盟的宗主,哪里学过如何礼数周到端庄优雅地伺候人?可若藏愚守拙不去做,就更容易叫人生疑……

好在,如他所料,刚上前一步,萧景琰就摆了摆手:“不必了,朕自己来。”

……所以,这帝后关系生疏冷淡,倒不是没有好处?梅长苏苦笑了一下,看着萧景琰只褪去最外层的龙袍,便上了榻,闭上眼去,和衣而卧。

这是连被子都不打算盖了么?

梅长苏看了他一会儿,也没了脾气,轻手轻脚走过去,拉起床尾的锦被来,给他盖上。

然而被子刚碰到萧景琰的衣裳,萧景琰就睁了眼。

短暂的目光相接之后,他向床榻里侧挪了挪。

就算皇后不是妻室,也是年轻十几岁的女子,总不能大丈夫躺在榻上安睡,让人家边上站一宿啊……

“你,也上来歇息吧。”萧景琰多少有些不自然。

梅长苏几乎想要笑他了。然而低下眉梢,回应“是”的时候,才意识到,还是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为好……

萧景琰困倦愈沉,正要入睡,又忽然想起另一桩事。

“宁妃,原为渝地细作,现已伏法。

其实他自己也不大说得上来,为何要对皇后讲这事。或许是因为记得,当初那妃子仗着“恩宠”,没少在暗里挤兑正宫,便潜意识里觉得,她身份大白,还是向皇后交代一下为好。——可好在哪里呢?也无非是让皇后心里舒坦一些。那么,他捱着睡意说这事,难道就只是为了皇后的心情?

萧景琰头脑昏昏,索性也就不再想下去。

然而梅长苏想到偏殿那人与钱王的对话,心念一动。

“敢问陛下,此事从何而知?”

“她纠集了同伙,意图谋害皇儿。……但朕早有防范,她事败自尽了。”

“谋害皇嗣么……”梅长苏眉梢缓缓蹙起,“陛下,难说渝人没有后着,若他们目的是乱你心神……母后身边,也宜立刻排查防备。”

这番话,是特意细心,用了“母后”而非“太后”。

“是。”萧景琰阖着眼,点了点头,“金陵已部署好,你放心。回京之日,也不远了。”

然而,若是偏殿那位,要亲自动手做什么,你防得过来吗……

梅长苏心下依旧忧虑重重。

却不知萧景琰正沉沉地想,皇后能马上联想到母后,心思果然敏锐……



他忽然又一次睁开了眼,转过头去盯着皇后。

“乔儿不是你亲生吗?”

梅长苏一怔。

“朕说宁妃谋害皇儿……你,都不多问一声?”

虽然也说了宁妃事败,但被算计的是亲生子啊,不该……更慌更急,更紧张些吗?

“……”

梅长苏一时噎住。方才霍去病的破绽,是他故意露出。这一次却完全在意料之外——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小心不要再“关心则乱”,岔子却出在了不够关心,不够乱。

根本没有意识到,景琰的皇子,是自己这副身躯的亲生骨肉。原当母子连心……

是啊,作为母亲的自觉呢?

然而单这母亲二字,就已经让人头大一圈了。

梅长苏无奈,只得低声应道:“若皇儿真有事,陛下身为人父,岂有不急之理。观陛下神色如常,又说早有防备,便自然安心。”

“嗯。”萧景琰缓缓闭目,“朕会保护好皇儿……也会布置好,京中一切。”

梅长苏想了想,又补充道:“昔日初逢,是在镇山寺遇险,蒙陛下相救。自此,陛下就是最强大的依靠和托付。”也许这是替柳皇后说出了当年的心声吧,可惜她本人终是红颜命薄……“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稳住阵脚,相信陛下。”

“……但愿。”萧景琰低喟一声。

但愿什么呢?他却没有再说下去,就沉入了睡梦。

这两天,是真的太累了吧……梅长苏坐在他身边,凝视着他的脸。

怎么竟疏忽了,皇后和景琰,是有孩子的啊。

自己还在这儿尴尬,可人家两个,明明连孩子都有了……

现在客气冷落成这样,当初……又是怎么有的?

…………想什么呢。




------


乔者,长木也。


名字中间大概还有一个字……先不想了(喂。



以及……又一次跪给了自己的手速……

先,先别催啦……快精分了TUT……待我把帝后这段戏写完,就把场子还给小金球_(:з」∠)_

评论-89 热度-579

评论(89)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