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31)

【关于上一章的内容,比小霍那里……其实我是刘卫CP粉啦……而且靖苏也是青梅竹马的关系,然而还是觉得小殊人设性格都更像小霍一点。如果他年少立志,大概也会以霍去病为榜样吧XD】

嗯还是继续前情提要+上一章吧_(:з」∠)_……


宗主和阁主确定了这个出现在钱王府中的“假梅长苏”,并非他人假扮,而是宗主自己的躯壳。鸽主一发折腾,终于让陛下这一夜不贴身看护壳子君,而来找皇后,同时也让陛下对皇后和鸽主的关系产生了猜疑。陛下来之前,宗主听到了壳子君与钱王的密谈。他们是为北渝效力,但壳子君神神秘秘显然另有打算。——与此同时,他似乎对自己的身份,都已有所察觉。

然后和陛下嘴炮了一阵……

附上前文链接(感谢cencorl姑娘整理……http://cencorl.lofter.com/post/1d7790df_9f80a60

和上文末尾的一段


“陛下自己看,现在待梅长苏,像待知己,还是待宠妃?——这般小心看护他,想没日没夜陪着他,不许别的任何人靠近他……甚至明知有阴谋,还不顾一切,要保护他。他真的需要如此吗?再问一句,他希望如此吗?”

“……”

“那么,说陛下对他的了解,恐怕不如与他素不相识之人。可是有错?就算他现在‘记忆不清’。可他但凡记起——但凡还是昔日的他自己,若知让陛下陷于如此境地,恐怕,也只愿再死一次!”

“你……”

在这一时,萧景琰想说,你站着说话毫不腰疼;想说你又不是他,怎知他如何去想……按捺住情绪,冷静下来之后,却阖了阖眼。

他并不是个喜欢强撑帝王颜面的人。和他父亲萧选比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从善如流。

萧景琰说:“你说得对。”

——说得对!他对他自己,就是那样心狠手辣。就像他一身病骨入金陵,就像他决绝地赶赴战场,就像他那些无情的遗言……

他甚至没有把自身当成有血有肉的人。也不管他萧景琰,多想与他有血有肉地相守。

所以,他若恢复记忆……见自己这样……


“陛下……”

梅长苏心知自己的话,无异于一把锥子,插到萧景琰心头最疼痛的那一处。看着也十分不忍,便轻声唤道。

萧景琰叹了口气,沉默着向皇后看了一眼,又恍惚意识到,皇后……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柳氏嫁与他时,年岁尚不满十八。自是被教导得端庄得体,却又让他索然无话。在他心中,便是再多苦闷、再需要倾诉,也宁愿向母亲说,甚或向冷冰冰的牌位说。又怎么可能与年少十几岁、从小养在深闺的小女孩儿,去交心呢?

可就算自己小觑了柳门家教,可柳氏如今,也不过二十四五……

萧景琰细细地打量起自己的皇后来。

“你刚才说——霍去病?”

他忽然有些警觉。

长苏的身份,一直都是谋士啊……


--------


第九章 两处沉吟(2)


萧景琰当然记得,彼时,林殊领赤羽营,少年英才,无往不利,雪夜薄甲,逐敌千里。时人或赞霍骠姚再世,封狼居胥,大为可期……

然而一切赞美与期许,都随着赤焰冤案的炸响,戛然而止。

于萧景琰而言,林殊是一粒沧海明珠,亮得光彩熠熠,也让他痛得刻骨铭心。可对世人来讲,这颗珍珠却早已被埋入了历史的沙尘,越沉越深,纵然提起,也不过一段久远的秘辛,伴随一声惋惜的轻叹。

所以……霍去病并不是生僻的典故,他起初甚至未曾察觉;可一旦发觉其中异样,心头疑云便迅速积重起来。

皇后在地位上是他的妻子,在情感上又是七年形同陌路。他本不想在此人面前过多地提及梅长苏,或是过深地剖析自己的用情——但今夜,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力量在背后推着一般,自从进了这间屋子,他发现话题一直绕在长苏身上,甚至还越谈越深。

“以骠姚之将才,来比文士病骨,”他盯着他的皇后,声音低沉,“梓童,很有意思……”

梅长苏在他注视之下微微苦笑,抬眼迎上目光,却毫不慌张。

今天与景琰的对话,他虽无十成把握,也足有八九分。而这赌局的最后一步,就在当下。

“可文士病骨,想来对林殊而言……未必有意思。”

果然,萧景琰当即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你——”

如果目光可以凝聚出形态来,梅长苏简直可以怀疑,此刻帝王的目光,几乎就要变成一只手,掐上自己的脖子。

萧景琰沉下气来。此时虚与委蛇已毫无意义,连试探都是多余,他直接问道:“谁告诉你的?”

——知道这层真相的,本就没有几个……如果有,也只能是……

不,就算是蔺晨,再不靠谱,也不该把这样的秘密,透与他人啊……

可他得到的回答却是从容的:“是陛下自己。”

萧景琰先是不信,然而顿了一顿,就多了几分顾虑的神色。“……朕?”

于是梅长苏知道,自己赌赢了。这些天来,他多少知道,帝后关系在最起初的时候,还是说得过去的。至少在珍珠被毁之前,也曾像正常夫妻那样共榻而眠。而不像后来那样冷淡,例行公事地照面,而从不留下同宿……

“陛下登基前,有些时日,夜梦颇多。”

皇后声音沉静,萧景琰的目光更深,却也更黯了。

“朕说了什么?”

“不过两个名字……交互而呓语。”

“……”

萧景琰沉默良久。

这样骗他,梅长苏其实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却又不免难过地想,或许,这也不全是骗,而是实实在在地发生过。当年对景琰,毕竟太过残忍了……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

半晌之后,萧景琰终于开口问道。

梅长苏点了点头:“七分确定,三分猜测。想到陛下重情重义,碧血丹心,这实不难猜。”

“……可你从没说过。”

“自知德薄福浅,无缘为君分忧,但求不添扰而已……陛下既深埋心底,臣妾自甘佯作不知。”

萧景琰又一次沉默了。连番的心神激荡,还有昨夜一宿未眠,都让他脑后又沉又疼,少有止歇。可他又没法不想,皇后七年前就知道这个秘密……可这七年来,并未有梅长苏是林殊的传言冒头,也并未有任何人,利用此事做任何文章。

皇后,是始终把这秘密,独自咽在腹中……甚至不久之前,差一点就无声无息把它带到黄泉……

若如是,这些年来,皇后当真是心向自己……而自己,也实负皇后良多。

可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呢?

萧景琰负手而立,心念愈沉。又听皇后道:“梅长苏与林殊若是一人,今日之局面,恐怕就更违他初衷。记忆不复也好,为人算计也罢,他真实的内心里,必不愿陛下如此。陛下对故人情深,对其心愿,想必亦是尊重……”

萧景琰没有说话,心底生出浓郁的苦涩,蔓散周身,却没有浮上嘴角。

尊重……若非尊重他心愿,当年怎会放他去抗击北渝,又怎会隐忍钻心之痛,不美谥不加丧,甚至不在人前,流露太多怀念呢。

“臣妾还有一谏。请陛下忍耐一时,勿与此人太近,毕竟事出反常,有太多蹊跷。就算不信蔺晨,庙堂江湖,尚有诸多名医……可为他一察。”

这当然是缓兵之策。梅长苏知道,自己和蔺晨都没有办法,其他人只怕更会束手无策。但萧景琰想到了晏大夫,想到了荀珍,想到了药王谷,心中又多出一分期冀。

“你的谏言,朕听下了。”萧景琰缓缓点头,“朕会带他回京,但暂时……少去见他。朕回去了。”

说罢,他向门口走了两步,脑子和步子都沉甸甸的,想再说点什么,又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伪而无用。

“陛下留步。”然而皇后轻声道。

“梓童还有何事?”萧景琰停下脚步来。

“还请陛下,留宿此间。”


PS:

宗主又开始忽忽悠悠。心疼我陛下……分分钟想制造掉马现场啊2333(斜眼看血浓于水)

梅边是被催了太多次……不过跑回来写这个还得重新找感觉,这段是前天写到半夜,然而想发的时候发现写得太烂没眼看,今天又重改,所以晚了些

身体好些了,多谢大家关心!但三次元也正忙,下周有个seminar要做presentation,进度还很虐……只能尽量抽时间啦

没顾上说元宵节快乐,现在补一个吧233……

评论-79 热度-546

评论(79)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