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7)

萧景琰满腹郁郁之火,刚被担忧遮盖,一听此言,又直往嗓尖蹿升。

——我绝对比你自己更在惜你,可你,你跟蔡荃说,我要杀你?

梅……林——你,什么意思!

他这样想着,整个人都像是被一团气呼呼的急风包裹住,大跨步甩开蔡荃,就奔地下牢室而去。

走出几步,才骤然意识到,这样的举动也太不稳重。而蔡荃正站在后头,看着他这个一国之君……于是强压下噌噌往上冒的邪火,稍稍沉下了步子。

四下寂静而空旷。一听到阶上脚步声,梅长苏便知道萧景琰来了。他们太过熟悉,他甚至能从脚步声的变化,感受到那人的心情。

很快萧景琰就出现在了面前。身后是蒙挚和蔡荃。——他们三人脸色各异,但显然都不大好。

梅长苏没有直接与他对上眼睛,缓缓跪下:“罪臣……”

除了铁镣晃动的声音,他还听到很轻的一声。是萧景琰攥紧拳时指节骨骼发出的声响。事实上,他刚一下跪,萧景琰便上前动了一步,下意识想抓住他把他扶起。然而冷冰冰的铁门隔在两人之间。

“叩见陛下……”梅长苏继续说。

“把门打开!”萧景琰压抑着声音和情感。

跟在蔡荃身后、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狱卒阿牛,用紧张得发颤的手打开了囚室的门。

萧景琰跨进去。室内有两个火盆,明显是刚添的。空气依然潮冷。梅长苏被他目光死死盯着,微微低下眉眼,便更显虚弱。虽然看上去还没有发病,可他脸上发白,唇上血色也淡了,额角渗出细细的冷汗,显然是已经受了寒。还有腕上那沉重的镣铐。绝不仅仅是沉……他知道,刑部天牢的铁镣,都是精打的寒铁。这人身子明明这么弱,腕上血脉又这么浅,怎么能让这么沉冷的东西,箍着手腕贴紧皮肤?

想到这里,萧景琰一下子就急了。

“谁让你用铁镣的!”他转过头去,朝蔡荃怒斥道。

莫名而强烈的情绪延着他的血脉游走。他说不清是在生谁的气。——其实内心深处,并不是蔡荃,而是自己吧。

自己……怎可疏忽至此!

到了这一步,就算是木头都能看懂了。然而想到这里是天牢,当初又是陛下硬让他把人关进来,蔡荃心中便更加愤懑。

于是他低下头,干巴巴地回答:“因为不能用丝绸。”

萧景琰顾不上生气,伸出一只手来摊开,便是要钥匙。

蒙挚推了推牢头阿牛。懵在当场的阿牛如梦初醒,唯唯诺诺上前,颤颤抖抖地,要去解开铁镣。然而萧景琰一把从他手中抓过钥匙,便亲自去解。

这锁钥构造繁复,他先前并没有用过,再加上情绪激动,竟是好一会儿功夫才解开。啪嗒一声,铁镣终于掉在了地上,萧景琰把它拾起来,砸到蔡荃手里。这一砸,才恍然意识到——怎么他们都还在?

“都退下。”皇帝沉下了声音。


众人退避的同时,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松了口气。

终于只剩两人单独相对。

梅长苏想,自己应该是在恼的。无论养居殿前发生的一切,还是刚才那一幕……都尴尬透顶不说,又容易落人口实。萧景琰在与他相关的事上,太容易意气用事。作为靖王,这是夺嫡的隐患。作为帝王,这就更是有可能致命的软肋。

所以,该把陛下冷一冷——也让陛下冷一冷的。就算痛一点,也该让陛下反思悔过。他有无数办法做到,可他偏偏对上了萧景琰的目光。

萧景琰就那样怔怔望着他,一言不发,一动不动。那目光悲喜交集,装载了太深切又太复杂的情绪。他几乎能听到萧景琰的心跳,也能感受到,萧景琰的眼眶,是何等烫,又何等酸痛。

这让他忽然心软得一塌糊涂,什么办法也用不出来了。——忽然就不像梅长苏,甚至也不像当初的林殊。

“景琰。”他低声道。

声音微微沙哑,还很轻。轻得就像是只做了一个口型。像是道歉,也像是安抚。

但最重要的是,他认了。


景琰。

多么久违的两个字……久得恍如隔世。

萧景琰死死盯着他。眼皮也不眨一下,甚至连呼吸的本能都被抛掷一边。

只怕眼前耳边全是幻象。自己稍稍一动,就会散如烟云。

“你……”半晌之后,他才终于开口,却是极其僵硬的语气,“再叫一遍。”

这样温热的眼眶,这样颤抖的嘴角,这样命令的口吻……

几乎是一种滑稽到让人哭笑不得的搭配。但梅长苏知道,他有多难过。

“景琰。”

他迎上了萧景琰的目光,重复道。

只这两个字,让萧景琰气血上涌,眼泪真的就流了出来。一瞬间直想不管不顾,狠狠搂住这个人,再也不放手。

——但最后一丝理智,又把他拉了回来。

“跟我走。”萧景琰一手揽住梅长苏的腰,一手扶在他肩膀上,想把人扶起来。他的一言一行,依然很不自然。

然而梅长苏沉了沉身子,是在拒绝。

萧景琰沉默地看着他,眼神像个受伤的豹子。

梅长苏无奈,温声劝道:“我已经莫名其妙进来了……总不能再莫名其妙出去。”

然而萧景琰干脆不理他,径直转过身,朝外面叫道:“蔡荃!蒙挚!”


作为一个不怕给皇帝脸色看的刑部尚书,蔡荃瘫着脸走下石阶。蒙挚站在他身后的阴影里。

“陛下要放人?”蔡荃声音很平,“所以为何而关?又为何而放?”

“朕何时说要放人?”萧景琰换了个威严的眼神,“朕要提审。”

提审……蔡荃想,这要还信提审,真不如去信猴子。

但把人带走总是好的——蔡尚书也受够了。便低下头,后退一步,恭敬地做出个“请”的姿势。

萧景琰示意蒙挚过来,把人带走。

然而他们前脚走出去,萧景琰后脚却没有跟上。而是朝蔡荃伸出手来。

蔡荃这回是真的愣了愣。

可萧景琰懒得说话,一把从他手里把铁镣和钥匙拽过来,揣到袖子里。

蔡荃半晌之后,才从震惊中恢复了知觉。……然后才迟钝地想起来,刚才看见陛下的眼角,好像是湿的……

……所谓五雷轰顶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

----


梅……林——你,什么意思!

——然而宗主表示你又不是亚瑟,叫我梅林干嘛╭(╯^╰)╮





评论-104 热度-788

评论(104)

热度(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