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7)【大纲体,待修】

【大纲体(画风奇怪待修待扩)】


也是没想到四小时前刚跟娘亲聊了快一个小时,刚又语音来聊了半个多小时_(:з」∠)_

还有各种微信拜年轰炸什么的,实在没法组织语言好好写了

于是先把大纲体整出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宗主接出去过年233)

——

总之就是陛下本来满满着急和别扭,一听这话就又火气蹭蹭蹭

——跟人说我要杀你你几个意思……

他气啊然而蔡荃就在边上带路怎么也得矜持点,于是憋着一肚子火去见梅长苏。

梅长苏看见萧景琰又看见他旁边的蔡荃,就自称罪臣要跪下,陛下火更大。

然而梅长苏当时真有点虚弱了。虽然不严重但脸发白,额头有冷汗,嘴唇血色也淡了。他这一动,萧景琰就更是一眼看见沉重的铁镣。沉就算了,这做镣铐的铁可都是寒铁啊这么箍着手腕贴着皮肤……

萧景琰一下子就急了转过头就怒斥蔡荃谁让你上镣铐了又怒斥蒙挚你怎么不让他摘下来。蒙挚是疏忽了可蔡大人心里就羊驼踏岳。陛下你叫我把人关牢里不上镣铐还上丝绸啊?

然后陛下就要钥匙。蔡荃看这架势,也别叫狱卒解了,蔡某亲自解吧。结果陛下一把从他手里夺过钥匙,就拿龙爪,毫无经验又气呼呼地去解半天才解开。各种没眼瞧。陛下撵人让所有人都出去,蔡大人表示鬼才想留下来看。

终于剩他俩单独相对

陛下这一路都在想,见了以后该怎么办,然而一路都一点头绪也没有。真的见了,脸上也是各种表情交杂变化,最后发现自己就想把人狠狠抱在怀里再不松手,可是身体就僵在那儿动不了一般。

宗主先前倒恰恰相反,他是在心中预演过应对陛下的各种版本。然而看景琰这样一言不发悲喜交集地看着自己,几乎能听到景琰的心跳也几乎能感受到他眼眶的湿热。就一下子心软得一塌糊涂什么版本也不想作了。

景琰……声音轻的就像是只做了个口型。但这就是承认了,也是道歉也是安抚。

萧景琰一动不动盯着他。半晌以后终于僵硬地开口:

再叫一遍。

宗主有点想笑,但其实也明白这里头有多少难过。

于是就再叫,景琰。

陛下当时就气血上涌,有点想不管不顾……但最后一丝理智把他拉回来。牢里冷。

然后就特不自然地板着脸,把宗主拉起来,让他跟自己回去。

宗主拒绝说这样说不过去,总得有个理由吧。

理什么由。陛下二话不说也不多想,就朝外面喊蔡荃进来,跟蔡荃说朕要把人带走,提审。

蔡荃想臣信猴子也不信你啊陛下。提审呵呵哒。

但他的原则是只要不在他心爱的牢里乱搞,出去爱咋咋地。所以就开路让道了

……

蒙挚带着梅长苏走在前面,结果刚转了个弯,陛下自己折回来,朝蔡荃伸手。

蔡荃愣了心想你还要干啥。

陛下也懒得说话,一把就从他手里把铁镣和钥匙拽过来,揣到袖子里。

蔡大人脸上色彩纷呈……

另一边,梅长苏心里也很复杂,但其实还有点小得逞

毕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嘛,他想景琰一开始没发出火来,后面也就不好发火了,自己很容易就能占回上风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前方缅汉三正满面春光地等着他


-----

喵哈哈哈新年三分钟前放出来了(好意思吗你……

是说正式版本,也许情节上也还会有改动0 0

嗯什么,你问陛下为啥既然知道铁镣冰手腕,还准备配合缅汉三使用啊……

那当然是,陛下想好了,先在腕上暖暖缠一层,再铐啊……【反正长苏手腕细……_(:з」∠)_


----哎呀忘了说,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23 热度-587

评论(123)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