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2)

【莫急莫方一大波温暖在挤在赶来的路上并差点挤不进门】

【蔡尚书事后表示这一趟趟的差点把他逼疯了】

【蒙大统领流泪问有人心疼他的腿么】

【表弟走丢了有谁看到他了吗】

——

押解梅长苏去天牢候审……

作为一个耿介了大半辈子的直臣,蔡荃得承认,他很少遇到让他如此纠结的难题,更不大擅长应对这样的难题。

所以他板着脸一路都没说话。直到刑部天牢厚重的铁门在刺耳的吱呀声里缓缓打开,他带人走进去,才终于开口问道:

“你到底犯了何等罪过?从没见过陛下发这么大的火——难道当真是数次欺君?”

面对蔡荃,梅长苏当然不能直言,但也不想欺骗,便避重就轻地笑了笑:“蔡大人,对不住啊。你和沈大人的御前争论,看来我是帮不上忙了。”

蔡荃呆了呆,才意识到变故之下,自己早都把这茬忘到脑后了。说来梅长苏确实是让自己拽去养居殿的,怎么腔没帮上一句,人倒……

他心里一边叫苦一边直呼莫名,脸色却愈发凝重下来:“苏先生,蔡某虽不敢说与你相交多深,但一直敬你见识,服你才学,也愿意相信你的品性。可现在这事——准是有隐情吧?”

真的不要想太多……梅长苏看着他,心里无奈。

然而蔡荃偏偏就是个往死胡同里较真的人,叹了口气又继续说:“你既不肯讲,国家纲法又不能乱,陛下说你有罪,我就只能按规矩来办。但说到规矩——这事也太糊涂了吧?欺君是死罪啊,稀里糊涂什么都不说,就叫我押你来,陛下圣明之主,这等大事,岂可等同儿戏!”

“当刑囚之面,言天子之失,蔡大人此举,也不大妥当吧?”梅长苏轻声说。

蔡荃这人耿直起来,果然是连皇帝都不给面子。可听他批评萧景琰,梅长苏倒心有不快,护起短来。

蔡荃瞪目而视,却也没了脾气。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幽冥道上。这幽冥道的尽头却是专门关押犯事官员的内牢房。说起来,什么幽冥道,寒字号,朱字号……这一套名字,都是当年萧选钦改。梅长苏又一次觉得,先帝的内心……委实病得不轻。

然而侧过头去,就是当年关押祁王的寒字号。想到当年的萧景禹,心下也不由黯沉。

父亲、母亲、姑母,还有当年最敬佩的祁王表哥,全都因那场冤案而死。自己面目全非,挣扎苟活,总算为他们昭雪……却和景琰,成了这样……若他们在天有灵……

“我是真的不想这样,可你若真的犯了大罪……你真的不要辩解吗?”蔡荃忍不住继续道,“我愿意帮你上达天听啊。”

蔡荃一句话里,竟连说了三个“真的”,看来是真的在替他着急吧。梅长苏微微苦笑。

还有什么可“上达天听”的?景琰现在所需要的,也只是冷静而已……他必然可以做到。可冷静下来之后呢?

真相已然大白,又是以自己最不期待的方式大白。

多少次翻云覆雨荒唐情事……他若永远不知道自己是林殊,倒也罢了,可如今他知道了……也再也回不去了……

万千闪念,搀着丝缕苦意从心头滑过,梅长苏表面不动声色:“蔡大人不必费心,也不必插手,这事陛下会亲审的。”

“那现在,也只能先去底层,给你找个僻静的……”蔡荃有点说不下去。

“不用为难,”梅长苏点了点头,“我不会在这里留太久。”

他这样说着,怕蔡荃真误会到江左盟头上,便又补了一句,“陛下亲审之后,要么会放了我,要么会杀了我。”

如果笃定景琰不会严惩,就有违当下情境,徒然惹人生疑。因此,后面这六个字,纯属即兴发挥。

然而一听到“杀了我”,蔡荃瞳仁便猛然一缩。却也能看出来,自己再说什么都是没用,最终只得叹了口气:“既如此,衣服就暂且不必更换。可你既在此间,镣铐就不能不上……”

“蔡大人,你真的不必为难。”梅长苏朝他伸出细瘦的手腕来,“该怎么做,尽管去做就是了。”

这时,天牢值班的牢头阿伟和阿牛也已迎了上来。他俩记性不差,便分明记得,大概两年前,是见过这位儒雅书生的。当年他可是这天牢的管事老大、提刑司安锐安大人亲自接引,来探监那谢玉谢侯爷的。他对谢玉说了什么当然不得而知,可他走后,谢玉那灰败的脸,却让他们不能不印象深刻。

如今这位先生容貌气度一如当年,引他前来的人,倒比当年的安锐更了不得了。——居然是刑部尚书亲至。

……可是不对呀,这不是来探监,而是……天啊……

两人面面相觑,俱是见识沧桑、看透浮云之态。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啊,河东河西,哪需要三十年……

他们并没有机会去打量太久,很快就不得不随蔡荃一道退了出去。

剩梅长苏独自一人,无声地观察着昏暗的视野。斗室不过六尺见方,灌浆而筑,幽湿潮冷,光线的唯一来源,就是屋顶一扇很小的斜窗。

与当年谢玉那间,倒是颇为相像……梅长苏自嘲地笑了笑。这蔡荃做事,还真是毫不含糊。

这时,身为江左盟主的警觉让他忽然意识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还有幽幽的目光,正静悄悄地打量着自己。

梅长苏缓缓回过头去,就着微弱暗淡的光,果然看到一双——小小的眼睛。

“吱——”

那小东西一遛烟便不见了。

梅宗主不由有些哭笑不得。然而周遭阴森潮冷,又让他颇感不适。他徐徐坐下,却不肯倚靠墙壁。

冷意侵染上来,好在铁镣虽沉,却也足够长,还能以臂抱肩,聊以御寒。

却蓦然记起,那些冷夜中,萧景琰环住他的肩,把他锢在怀里。那躯体强势而有力,唇舌却极尽柔暖。十指牢牢相扣,身体紧紧贴合,直熨帖到骨缝……

 梅长苏悚然一惊——为何会在这时,想起那样的事?难道潜意识里,身与心,都已对景琰生出了无可回转的贪恋么?

可他是林殊啊。

——景琰也知道了。他是林殊啊。


-----

#天牢的布置参考了原著小说第97章^^

#你们觉得先抱着哭再缅汉三好,还是先缅汉三再抱着哭好,还是一边缅汉三一边哭好2333


评论-135 热度-791

评论(135)

热度(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