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1,下)

萧景琰不想反悔,也就扔下这一派众臣僵讶的图景,一甩袖子,转身就回到养居殿内。

本是眼不见心不烦,然而一到殿里,就看到一脸不知所措的萧景睿和言豫津。

“你们——”萧景琰心里烦躁不堪,却也不想迁怒。他顿了一顿,平息了强烈起伏的心绪,才继续说,“没事了。且回吧。”

“苏兄他……”景睿还是忍不住想给梅长苏求个情。刚才那一幕在他看来,毕竟过于惊心动魄了些。

“他好得很啊。”景琰却不等他说完就打断,挥了挥手,“你管他做什么,回去吧。”

萧景睿还想说什么,却被言豫津拉了拉袖子,拽着他一并告退。

走出殿外不远,萧景睿又停下了脚步。“豫津,不行啊。这不相当于,咱们害了他吗?我必须得帮他!”

“可是你看陛下现在这样子,说啥有用啊。”

“那也不能眼看苏兄……”

“去找我爹。”言豫津拍拍他的肩膀,“他是有办法的人。说话也有分量……而且那天晚上,他跟苏兄,不是谈得挺好吗。”

“也是。”萧景睿心下稍安,“可到底怎么回事?”

“对啊,再怎么说,苏兄也是帮他。就算他不想要苏兄……也不该这样翻脸……”言豫津摇了摇头。然而他是个想象丰富的人,“当时,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能说的,秘辛。”他瞅着萧景睿,忽然抖了抖,“太可怕了……”


众人皆退。萧景琰独自坐着,面对空荡荡的养居殿,胃里犹自翻滚不休。

刚才确实太不冷静。

——可本来已经很少有这样不镇定的时候。他这几年,经历的所有失态,几乎都与梅长苏或林殊有关……

……不,哪来的或。

梅长苏就是林殊……就是林殊啊。

萧景琰平白笑了一声。笑得自己听着都有些可怖。

这样一激,却又恍然意识到,“梅长苏就是林殊”这几个字分明还有另一层意义……

就是小殊,小殊还活着啊!

萧景琰猛然站起身来,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小殊还在这世上——有什么事比这更值得开心!所以自己,这是在生哪门子的闷气呢!

——要马上告诉母后!告诉母后小殊没死……这次不是梦,太好了他真的没死……

小殊就是长苏,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萧景琰这样想着,几步跨出养居殿,就要赶往芷萝宫,把这好消息告诉太后。

他步伐生风。在侍卫惊讶的目光中走出十几步之后,又猛然停住。

……正午的阳光晒在他的头顶。风拂过耳畔。

这是傻了么?告诉母后做什么?

母后,母后明明早就知道了啊……

——他们明明都知道。还都在帮他想方设法瞒自己。

——蒙在鼓里的,也就只有自己一人啊……

所以,自己这乍怒乍喜,当真是疯了不成?

萧景琰自失地笑了笑,缓步走回殿内。直到眼前终于没人,才终于失魂落魄地伏在案上,阖上了眼。

……梅长苏。


-------------

依然只有一千字。并没有写到想写的地方,所以就不算下一章了……(揪住表弟尾巴摁回窝)

……嗯是说,下文写得有点慢,一边是自己在掂量文字改来改去,另一边……刚才有姑娘给我发了一个多小时的私信,讨论这个写崩的问题……说下牢房不好,太崩……

然而实在是私心太想写个惩罚PLAY了,(OTL。作为一个热爱各路雷梗不罢休的狗血党,我忏悔三秒)……

什么真生气和佯作生气啊,花式往牢房送东西啊,如何“提审”啊如何说要“动私刑”啊,还有如何避人耳目,事后又如何哄啊……打滚。出于一颗狗血心,又想写蔡大人抓狂啊柳大人抚须啊言侯微微一笑啊什么的- -

当然知道景琰是不会责怪对方、而会往自己身上揽责的人,所以他当然不会一味发火。也正是为了这一点,才在第一节就埋下个“治病”的伏笔(本来这种治病方式就已经很魔幻了……)。觉得纯粹的算账确实不像景琰做得出来的,所以后文实际是有点借题发挥,借着“算账”为由头,好好做完一开始要做的事的orz

所以……刚又纠结了一会儿。

大概会让期待看严谨剧情严谨人物性格的妹子失望(这东西我以前真的有吗……),但……大概我还是要放飞自我的……_(:з」∠)_


评论-174 热度-666

评论(174)

热度(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