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1,上)

血浓于水(11)

 

气头上的人,往往全身都是逆鳞,碰到哪里都不对。越请他息怒,他的怒气便反而越凶。

更何况——自请入狱?

此言一出,在萧景琰心中不亚于炸响另一声闷雷。

好一个自请入狱!这人明知,这几年来他最自责也最心有余悸的时刻,就是累梅长苏身陷悬镜司那数日。这时候提出来……

不就是算准了他舍不得吗?不就是攻心为上吗?——不就是拿捏痛处,从不手软吗?不就是把他这颗心,玩弄于股掌之中吗!

“你欺人太甚!”

这句话几乎是不假思索,就从大梁天子的口中,冲了出来。

一时间,养居殿周遭静如石林,就连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这到底是怎么了……就连思路向来清晰的沈追,这时脑海中也是一团浆糊。

陛下待苏先生,不向来是相当敬重的吗?今天怎么一上来就这么暴力,一说话就直奔牢子去了?——反还说苏先生欺人太甚?

天啊,这苏先生到底做了什么?

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出,却也都抱着相似的疑问。偷窥盛怒的龙颜,不是人人都敢。可悄悄打量梅长苏,还是成了一件不约而同的事。就连养居殿内的言豫津,都忍不住偷偷探出头来。虽然自己就在生梅长苏的气,可没想到陛下会这么气——看来苏兄找景睿说“救他”,竟不是在唬人?

或许是四下太过安静,萧景琰终于缓了缓情绪。

……这是气蒙了头吗?

明明只想跟梅长苏一对一,好好算个清楚。怎么当着这些人,就不管不顾……

萧景琰终于意识到,梅长苏自请入囚牢,不是呛他,只是要与他隔离开,等他先冷静下来。

——可你如此,倒让我如何冷静?

他俯视着梅长苏的眼。

却看到对方目光中的苦恳,一如当日为卫峥之事,冒着严寒切切劝谏之时。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不要意气用事。

萧景琰如被冰雪。他的怒气犹无法熄灭,重被唤醒的理性,却把身体强行冻结。

……可毕竟刚才,亲口说梅长苏“三番五次戏耍于朕”,这欺君的罪名已经扣上,还是以扳着脸的形式扣上……此时就算屏退众人带他到无人的内殿都说不过去。梅长苏又已自请押候天牢——竟真的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可那句“欺人太甚”,又该如何搪塞?

你……还真会逼我!

萧景琰稳了稳神。

“你以为,朕不敢动你?”皇帝一字一顿,忽而冷笑一声,“——蔡荃!”

蔡荃忽然被点名,却也答得规整:“臣在。”

“苏卿似乎认为,朕的刑部,会忌惮他的江左盟。——刑部尚书你告诉他,你忌惮吗?”

蔡荃这箭中得猝不及防,只得答道:“……我大梁之刑部,铜墙铁壁,自不惧江湖人士。”

“那好。”萧景琰铁下脸,也铁下心来:“带人,押走!”

---------------

 

下文写了一段,但感觉不好,想改还没改出来。大家明早再来看更新吧

……嗯,下一章里,我会叫我的表弟,代替大家去看望宗主的……

评论-104 热度-683

评论(104)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