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10)

丢下来然后biu地窜上树2333

今天晚点时候来继续更~

-----------


血浓于水(10)

众所周知,蒙大统领是厚道人。

他领命出来,本来是抱了通风报信的心。甚至还灵机一动,想建议梅长苏先到太后那里避避风头。

有太后护着,陛下再怎么吹胡子瞪眼——好吧没有胡子——也不能绕到太后身后去揪人吧。蒙挚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刚一出去,就看见梅长苏自己送上门。

这算什么?蒙大统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魔音灌耳一般,他的脑海里反复重复着“神仙难救”四个字。

见蒙大统领像个石化的门神一样,杵在大殿门口一动不动,梅长苏自是意识到在劫难逃,其他人一时也呆立住。这养居殿,肯定是进不得了……

蒙挚忽然反应过来,圣上口谕,是叫自己捆人的啊。所以真的要捆吗?

——小殊你如果现在跑,我可以假装追不上你……

他纠结着,然后意识到自己身上并没有绳索。哦,谢天谢……

听到皇帝的脚步声,地字自己碎成了粉末,化成了烟。


萧景琰一步一步走过来。

说起来,让天子出殿相迎,对臣子来说,本来是多么了不起的荣幸。——然而在场诸人,谁也不会把这样的场面当成荣幸。

就连柳澄三朝老臣,也从没在皇帝脸上见过这样的神色。但他至少还能确定,好歹这天子之怒,并非冲着自己这把快要散架的老骨头……

萧景琰的目光,半时半刻,都没有离开梅长苏的脸。

走近一步,胸膛里的怒火就更甚一分。是多么克制压抑,才没有直接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撕开他的衣裳,看看他还有没有心……

林,殊……

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萧景琰,不能叫出声来。

可梅长苏依然从天子微颤的唇形,读出了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拖了这么久,这回,终于不用犹豫,该怎样说出口了……

该释然吧?或者说该认命?——如果旁边没有沈追蔡荃,没有柳澄和他的下属,没有这一圈侍卫与宦官……

“陛下……”走到蒙挚旁边的时候,蒙挚不由小声提醒。

然而萧景琰冷哼一声,擦肩而过。


蒙挚是早就知道真相的。他恨恨地想。难怪蒙挚与你如此亲近,还信任有加。

母后自然也知道。这才可以解释,为何她对你如此之好……我竟早没有想到!

这么看来,霓凰也是知道的。难怪私炮坊一事她会对你如此维护。这个自然——你们是未婚夫妻,是强被拆散的神仙眷侣……你合该告诉她……哈,只有我是不明黑白的主君,是冤枉于你的恶人……

再细想……那日卫峥看你的表情……卫峥也是知道的!恐怕就连聂锋和夏冬都知道……蔺晨那家伙更不必说!

好,好!好极了他们全都知道!独瞒我一人!——我到底算你的什么?!

梅长苏低下眼来。

又是这副表情!因为对我露出这副表情,我就没辙了——是也不是?

萧景琰心膛起伏,耳边嗡嗡直响。

蒙挚的关心,卫峥的敬重,太后的温柔,霓凰的深情,在他眼前交映浮现。

最终,却全都化成了蔺晨那张满含嘲弄的脸,咧嘴干笑,甩下一句“呵呵”……

随着他走近,众臣已纷纷跪了下去。当然包括梅长苏。

可这直直跪下的样子,分明就是九安山那日的翻版——

好嘛,又跪啊苏先生。

呵呵。


萧景琰走到梅长苏的面前,径直扳起他的下颌,迫使他抬头,直直对上自己的眼睛。

“苏卿……苏爱卿。”帝王用目光描摹着他的脸,真的开口之后,声音反而很轻,“三番五次,戏弄于朕,是不是,特别有意思啊?”

梅长苏心中再是有愧,被他这样对待,也不由起了火气。

然而分明能感觉到,远远近近,多少束目光,全都凝结在自己一身,快要烧起来。

不能硬扛不能理论,不能反将一军。不能再失态,也不能再让景琰失态……

更不能,任由林殊的身份就此暴露。

因为一旦梅长苏成了林殊,赤焰翻案、七万忠魂烈烈平冤,就要陷入洗不清的阴谋遐想。萧景琰帝位的由来,也将招惹驱不散的窃论妄测。就连先帝的驾崩,恐怕从此,都会沾上挥不去的烛影斧声。

“……臣知罪。”他真真切切,希望萧景琰能暂且控制情绪。

然而,现在他无论做什么,对萧景琰来说,都等同于火上浇油。

知罪?——臣?!

萧景琰死死盯着他,伸出手来,眼看就要一把抓过他的左臂,亲眼查证伤口。

梅长苏后退了一步,他的怒火便烧得更盛,甚至溅起火花来,在心腹之间噼噼啪啪地响,直炸到嗓尖。

“欺君罪重,臣自请入狱。”梅长苏定定地说,“还请陛下息怒,保重龙体,以待细审详查!”


评论-155 热度-833

评论(155)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