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7)

二更是赶着放出来了,然而中间又纠结了剧情BUG,于是还是没写到露馅……_(:з」∠)_……为什么我永远在高估自己的手速……

要去上课了,回来继续写。大家明早看吧~

(感觉最大比例的妹子猜对了233。其实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找锅可以,但不要找有基友的锅啊XD

----

血浓于水(7)

通常来讲,白鸽是一种温柔可亲的禽类。

然而琅琊阁养的鸽子,却都有点蹬鼻子上脸的特性,喜欢停到人的肩头,趾高气昂地乱扇翅膀。

——但它们多半也就只是嘚瑟而已。在出力送信的时候,又绝对可靠。

于是梅长苏摇了摇头,倒也不急恼:“你就这么想看我倒霉?”

“是呀。”蔺晨愉快地说,“你不倒霉,我意难平啊!再说你这没良心的,在我琅琊阁搜刮这么多年,莫非忘了我们是做买卖的,非得把你卖给皇帝,才不算赔本儿。”

“卖了你也赚不回来。”梅长苏冷静地指出,“你琅琊阁,当了被殃及的池鱼,倒还更可能些。”

“哈。”蔺晨一点也不怕,“舍得一身剐,也要把你拉下马啊。我就想看萧景琰收拾你,出我心中一口恶气~哎,你猜他怎么收拾你?”

“他再怎么收拾我,也不会叫你看到。”

“咦……”蔺晨顿了一顿。这还真是个问题……

“好了蔺阁主,这次我也不是想骗景琰,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也不会希望,我是林殊这件事搞到世人皆知吧?那我就只能找个连你也不知道的地方,去装死啦。”

“装死?你舍得萧景琰么?”蔺晨不屑地斜了他一眼,“——得了,出发吧。”


药是得回城配。但对琅琊阁主和江左盟主来说,找到萧景睿投宿的客栈,却显然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彼时萧景睿已经准备要睡了,见梅长苏匆匆赶来,倒是大吃一惊。

“苏兄?”他匆忙梅长苏和蔺晨让进屋来,“……蔺先生也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惹祸了。”蔺晨开门见山抢话道,“找你背锅。”

“……嗯?”萧景睿有点儿懵,但他向来君子如玉,还是先请两人落座,然后一边倒茶一边想,苏兄……惹祸?好像完全不搭边啊……

“景睿,”梅长苏也开口了,“我们来之前,没有别人找到你吧?”

“没有啊。”萧景睿摇头,“怎么了?我能帮忙吗?”

“他还没说,你就要帮忙。”蔺晨拨了拨茶叶,嘘口气,“怪不得总当冤大头。”

萧景睿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梅长苏一边想着回家要请飞流吃炖鸽,一边看着萧景睿,轻声道:“是要请你帮我。……或者应该说,是请你救我。”

“……?!”萧景睿吃惊地退了一步,“怎么把话说这么重?若能相助,景睿自当尽力。”

这么好坑啊……蔺晨依旧一脸嘲讽。他稍一示弱,你就发慌,这不是自找挨宰嘛……好在这次阁主给了面子,只是腹诽,没有说出声来。

“其实,是想请你帮我圆个谎。”梅长苏说,“如果有人问到你,你就说,你从九安山回来之前,确实有遇到我,划破你小臂,取了些血来。”

萧景睿愣了愣。“这是……何故啊?”

“因为陛下有恙,需要你的血。”

“那陛下现在如何?”萧景睿一听有点急了,自己就掀起袖子来,“还需要吗?”

“已经没事了。”梅长苏朝他笑了笑,景睿真是赤子之心……“我用了些别的方法,缓陛下之急,但这方法……实在不好让人知道。”

“哦,这样……”萧景睿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是听说,有些江湖秘法,不可外传。”

“所以,还想请你帮我圆了这个事。无论谁问起,就说是取了你的血。若有人问你何时离开九安山,你就往后说一个时辰。”

“……好。”

然而梅长苏目光中又带了些许愧疚。“抱歉,景睿……为免别人发现不对,我能不能在你臂上划一道血?”

萧景睿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臂来:“请吧。”

这也太听话了吧?蔺晨撇了撇嘴。他看着梅长苏抽出自己的佩剑来,然而剑刚出鞘,还没动手,里间门吱呀一声打开,却是言豫津头发湿淋淋地窜了出来。

“哎我说苏兄!你干嘛啊!”言豫津一边夺下剑,一边嚷道。

萧景睿拉住他:“豫津,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划一道而已,也不会很疼。”

“你不疼我看了疼啊。”言豫津说着,气呼呼地转向梅长苏,“苏兄,你刚才的话我是听到了——只不过刚洗完,不便出来啦。可天底下那么多人,你干嘛非要找景睿?他的血有什么特别?还是你跟他多大仇啊,要是我在你胳膊上划拉个血口子,你好受?”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拽过梅长苏的左臂来,把他袖子一撩,本是想比划一下,却看到一条细细的、隐隐有血渗出来的伤口,登时便傻眼了。

蔺晨忍不住嗤笑出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言豫津一脸的茫然。

梅长苏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拢回袖子:“说来话长……但请你俩先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再让任何别人知晓。”

“苏兄放心。”萧景睿应道。他似乎有些恼怒言豫津的无礼,把佩剑从言豫津手中抽出,紧接着就划破了自己的左臂,以示诚心。他划得有点急,疼得稍稍皱了一下眉头。言豫津扭头瞅向窗外。

萧景睿坦坦荡荡,交还了佩剑,然后笃定地继续说:“苏兄,我信任你。也知道你做事自有你的道理。但你能否信过我?来龙去脉,可以说与我知晓吗?”

梅长苏正要开口,言豫津却忽然低声道:“不好!我爹来了!”

“……言侯?”

“黑灯瞎火骑马追来,搞什么啊!”言豫津苦恼地看向萧景睿:“明明都跟他说好了呀,他怎能反悔?——哎呀他已经上楼了!蔺阁主!你先带苏兄离开啊!有事咱以后再说,我俩得先应付我爹……”

……不对吧?你是不是搞错了言侯赶来的原因……

然而梅长苏还没待说话,就被蔺晨抓着飞窗而出。

“你……”落到地上之后,梅长苏对着蔺晨,有些恼怒。

“言侯修仙多年,内家心法不同于常人。”蔺晨摊手,“要是躲在楼上,我是能不被他察觉,你能吗?”

“人不被他察觉,又能如何?”梅长苏苦笑一声,“真相都要被他察觉了。”

“哦?”

“景睿臂上的血太新了。若我在,还能周旋一二……”

“我说……”蔺晨挑挑眉,“言侯好歹也算你世叔,跟你林家什么交情,你跟他招了又如何?”

“你是恨不得我对所有人都招了吧。”梅长苏抬头看看星空,陷入思索,“不过……也幸好是言侯。”




评论-64 热度-571

评论(64)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