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血浓于水(3)

  先前有姑娘问,为啥这篇文里的陛下跟宗主说话时,有时候爱自称“朕”而不是“我”。

  我觉得……大概和“苏卿”“爱卿”相对应的吧,“朕”这个称呼有点别样情趣(也许不太好get到 = =)的意味在里面。

  可一旦知道苏卿就是小殊之后,直接称你、我、“景琰”……的时候就比较多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陛下也可以珍惜一下这段时光?

  还有求家暴的各位……哼哼如果不家暴岂不是对不起前前后后宗主作的这些死?然而……你们确定到时候你们不会心疼他?2333


----------


  萧景琰进殿之后,没搞清楚状况,就先被太后劈头训了一顿。

  也只得赔笑道:“母后召苏卿来,也没知会儿臣一声。儿臣有点不放心。”

  “你不放心什么?”太后嗔道,“我召苏卿来,聊聊宫外的新鲜事,还得向你请示不成?你也太不稳重。”

  “……母后教训的是。”

  既然不顶嘴是孝道,太后的话也就只有受着的份。然而萧景琰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梅长苏,发现先生神情不大自然。仓促之间,他还来不及仔细琢磨刚才的情景,便不知这不自然的原因是自己在他说“静姨”的当口闯入,第一反应依旧是太后是否让他为难……

  “昨夜,是儿臣想与先生……多聊一阵。”于是萧景琰硬着头皮扯了个毫无底气的谎,“母后莫要错怪他。”

  “我哪有怪他?”太后慢悠悠地笑,“我明明在怪你啊。”

  “…………”

  见萧景琰吃瘪,又想到他昨天如何得寸进尺,梅长苏便毫无同情之心。只拢了拢袖摆,把“袖手旁观”四个字演绎得十分形象。

  “苏先生为你付出过太多辛苦,也遇到过太多难处。现在尘埃落定,你更不可亏待他。”太后又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看母后真无问责之意,萧景琰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稍感惊讶。他笃定地点头,目光却看向梅长苏:“这个自然。如今先生与我……如同一人。”

  可你前日因我而难过,就没有对我说。梅长苏想。

  “好啦。大中午的,也乏了。”太后站起身来,笑道,“我要小憩一会儿,你们走吧。”

  梅长苏也跟着起身,正要告退,却被太后抓住了手腕,递到萧景琰的手里。

  “总之,你若待他有亏,我定不饶你。”

  “……母后放心。”萧景琰正经答道。却隐隐觉得不大对劲。

  ——自己还是太后的亲儿子吗?为什么太后这样子,倒更像是嫁女儿?

  萧景琰算不上多藏得住话的人。于是走出芷萝宫,他便半真半假地朝梅长苏抱怨道:“本为给先生解围而来,没想遭太后当面指责,先生也不帮朕说句话。”

  “太后金玉良言,陛下听着就是。”梅长苏微微笑道。

  “苏卿这是冷漠,还是没安好心?”萧景琰停住了脚步,拉过梅长苏的手来,“朕该怎么罚你才好?”

  梅长苏冷静地抽出手来,向四周看了看,好在侍卫都离得远,他们所在的角度也比较隐蔽。

  他也知萧景琰是早知没人注意,才故意动手动脚:“陛下莫要胡闹。”

  “胡闹?苏卿在训朕吗?”萧景琰观他微恼之色,心头像被羽毛搔了一下,有些痒也有些躁动,“看来先生不只是庭生之师,也是朕的帝师了……然而是太后让朕握先生的手啊。太后的金玉良言,和爱卿的苦心劝谏,朕该听谁的?”

  梅长苏不由冷笑一声:“陛下似乎心情很好?"

      明明刚才还在心疼他以为自己死了,现在却觉得,告诉他才有鬼……

  “母后不怪你,还优待于你,我当然开心。”萧景琰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边说话边思考着什么,“不过也是真没想到,她能这样体谅。……母后为人善良周到,但极少见她待谁像待你这样好。”

  梅长苏觉得有必要阻止他继续想下去,便编了个借口:“许了飞流,午后带他去城郊踏青。陛下若无事,臣就先告退了。”

  然而萧景琰皱了皱眉头:“踏青?你……腰,不会不适吗?”

  “……无妨。”

  梅长苏又一次露出不甚自然的神色。这让萧景琰忽然想起自己方才进殿时的情景,瞬时福至心灵:“对了,我想起来,刚才进去时,听见你管母后叫……静什么?” 

  “有吗?”梅长苏想要否认。

  “……”萧景琰回忆了一下,凝视着梅长苏的目光染上了浓浓的疑惑,“就是有个静字,没错——”他索性直接问道,“该不会是静姨吧?”

  “啊?……什么?”梅长苏竟也做出同样疑惑的样子,愣了片刻,才缓缓道,“当时只是想说,竟蒙太后宽谅……”

  “是这样啊……”萧景琰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光,“朕还以为,你是母后故人之子,所以叫她静姨……就和当年、别的什么人一样。”

  他虽这样说着,梅长苏却能确定,他的疑惑并没有完全散去。

  只是如今的萧景琰已不同于往时。他学会了把困惑藏起来,然后暗自观察。

  ——这些日子,本来好容易让他忘却了怀疑。可今天这一遭……是不是又让他的疑心,重新浮出水面了……

  可说来讽刺,今天他这一问,自己最直接的反应,竟依然是拿谎言敷衍。

  也许不知不觉中谎言已经成了习惯,可露出的破绽也已足够多。虽然一直在缝缝补补,然而积累到如今,也实在是捉襟见肘。景琰又向来执着。一旦他重新启动了怀疑,事情就大大地不妙了……

  “既是飞流等你,就回去吧。”萧景琰本想留他去养居殿坐坐,想了想列战英还在,也还要再和战英聊聊春猎的布防。“春猎就要到了。先生,记得提醒庭生,朕希望这次能看到他小露身手。”

  “是。”梅长苏点头应道。

  

  然而春猎……又要到九安山啊。

  曾经无比熟悉的九安山。让他险些暴露身份的九安山。亦是……听景琰表露了心迹的九安山。

  自己主动坦承真相,总比被景琰揪出真相,要好些吧?

  所以,该不该寻个时机,把一切告诉他呢?

  梅长苏依然有些犹豫。

  然而最佳时机,在犹豫之中总被忘记珍惜。十天之后,他才终于追悔莫及。



-----

不好意思有点爆字数拖情节了,最大的那个死还是要等到九安山才能作出来……不过很快啦2333

虽然现在放假了比期末时间宽裕一点,但1月18号就有个学位认证考试,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忙学习,尤其是这几天开始复习之后发现以前学的东西忘了好多好多OTL,……所以更新没法太快,请见谅QAQ

评论-91 热度-705

评论(91)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