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在梅边在柳边(29)

好像也没吵得太厉害,然后想了想那些比较激烈的争论互撕扔飞镖和相互攻击(= =||||)都让我改来改去的时候删掉了……_(:з」∠)_

各种被放弃的吵架目测已能绕九安山一圈(喂

好吧银瓶乍破大概除了吵架也能有别的理解,比如关系破冰,当然……这个主要还是在下一更233

---------

  “……蔺阁主一番话,让陛下对臣妾如此偏见。如果他的目的真是要帮臣妾邀宠,那臣妾以为,他的琅琊阁,便早该拆了。”

  萧景琰稍稍一惊。

  他倒真的从没以这个角度,来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蔺晨太过不合常理地处处为皇后说话,就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与皇后存在某种勾结。但以蔺晨的头脑,若他真是想为皇后谋划……便确实,不该做得这么迫切与明显。

  就像十来年前,麒麟才子现身金陵时,绝不可能当众说,自己心中早就有了主君的人选,他是靖王……

  想到十来年前的梅长苏,萧景琰心头莫名涌上几分柔软的情愫,就连脸色也稍有缓和。

  又不由再想,难道竟让皇后寥寥数语,便释却自己一半的猜疑?

  “琅琊阁主之言,臣妾听之便觉恼怒,又怎会许他说与陛下。至于他为何要如此夸张地为臣妾说话……”梅长苏继续道,“臣妾妄测,他只是想阻止陛下与那位‘苏先生’进一步接触,便要把陛下支到别处。挑选臣妾做幌子,不过是最顺手易得罢了。”

  阻止朕……与长苏接触?

  萧景琰想了想印象中的蔺晨,觉得这想法倒更与此人一贯的作风想承。

  “且起来说话。”他低头看向皇后,有些心不在焉,声音依然凝得很沉,“那皇后认为,蔺晨为何要阻止朕?”

  梅长苏缓缓站起身来:“臣妾并不熟悉蔺晨,也不熟悉那‘苏先生’,个中缘由难以揣摩。或许是琅琊阁主厌恶皇家,不想其友再有牵涉……又或许,他与臣妾一样,也还在怀疑这位苏先生的身份,与动机。”

  萧景琰沉默片刻。“原来梓童这样心思灵敏,又能言善辩。朕先前似乎未曾发现。”

  梅长苏从他的话里感到隐隐的冷意,便铁下心来:

  “并非臣妾心思灵敏。而是陛下糊涂。”

  “……你,说什么?”

  与其说愠怒,萧景琰倒更觉得有些惊讶。出于本心,他并不记恼人直言进谏、冒犯天颜。但这不像是柳氏的风格,如果不是被毒物影响的话……

  “臣妾说,是陛下自己有欠思虑了。然而陛下一向是圣明之主,这两日,怕是被奸人蒙蔽。”

  “谁是奸人?”萧景琰当即打断,显而易见,这才是真的动了怒。

  ……蒙他如此回护,自己该觉得高兴么?梅长苏心情多少有些复杂,表面却依然平和:“自然是指,让陛下做出不当做之事的人。”

  萧景琰听后,面色便愈发难看了。后脑依然在隐隐发疼。他觉得整个人像一根绷紧了的弓弦。

  “你既是皇后,朕也就不妨知会你。”于是索性敞开来说道,“梅长苏在朕心中至重。朕知道你对他心存敌意,但只要朕在,便再不许任何人用任何言行伤他。当然包括你。”

  “陛下若用这种姿态来维护他,世人眼中,他这奸佞之名便只会坐得更实。”梅长苏声音很轻,却并无惧意,“陛下也不想南辕北辙吧?”

  “多谢皇后提醒。时人如何世人如何,朕将来自有主张。”萧景琰声音稍微卸去了些许对立,却依然强硬,“皇后对朕也许是好心,但你若想对他如何,朕就站在他的前面,最好不要挑战朕的底线。”

  “陛下又为何要以为,臣妾想要对他如何呢?”梅长苏冷静地反问。“臣妾只希望陛下看清楚,今日之局面是由钱王叔一手诱导而成。钱王居心是奸是良,陛下细想便不会不知。而眼前这位‘苏先生’是钱王的人,陛下同样不会不知。”

  萧景琰深深地看过去。皇后既能想到以钱王做切入点,似乎便值得多说几句。

  “他并不是钱王的人。”于是萧景琰道,“就算现在有别人想利用他——他也是朕的人。并且永远都是。”

  梅长苏听到此言,心头竟微微一震。

  虽然很想砸回去一句谁是你的人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可要说除了着恼与哭笑不得之外,没有丝毫动容,便也是自欺。

  却还是温声回道:“他是陛下的人……那么敢问陛下,眼前这位‘苏先生’,他身是陛下的,还是心是陛下的?”

  “朕与先生清清白白,”萧景琰一字一顿,“肝胆相照,又岂容他人置喙。”

  “可臣妾却觉得,你们就算肝胆相照,也并非心意相通。”

  “——皇后觉得?”

  皇后你倒凭什么觉得?

  “是啊……陛下真的以为,自己了解那位苏先生吗?”

  “皇后今天真是有趣得很。”萧景琰不怒反笑,“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朕更了解他,还是你更了解他?”

    “恐怕,是臣妾吧。”梅长苏轻声回答道。

  “……哈?”萧景琰倒不由上前一步,重新打量过去。皇后这是失心疯了不成?

  然而精力疲惫,又头疼得久了,这一笑一动,把方才强烈的情绪勾带起来,他竟一时没有站稳,晃了一晃。

  梅长苏迅速上前扶稳了他。

  萧景琰自知并无大碍。然而他刚才一直在打量着对方。

  皇后今晚应对他,神色一直宁和到无懈可击。却只有在刚才——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里,眼中划过无法作伪的惊惶与关切。

  于是这一扶,便让两人同时微微一愣。


评论-113 热度-635

评论(113)

热度(635)